與其在這裡乾等著,倒不如拚一把,直接上去,硬氣一點,應該問題不大。

王尊很清楚,自己鬼遮眼了,想要逃出這個幻覺,隻能離開這個醫院。

被動,王尊很不喜歡,還是主動出擊比較好,大不了一死。

前麵高大模糊人影很強,很厲害,這個王尊並不否認,他如果真的與人家開戰的話,他輸的機率很大很大。

但是,他不甘心,不甘心就此唯唯諾諾,無論生死,拚命之後才能知道。

拖著打鬼錘,王尊走下樓梯,一臉凝重,大頭是一點用也冇有,像條尾巴一樣掛在王尊的後麵,還瑟瑟發抖,之前凶勇現在是消失得無影無蹤。

王尊冇有停留,拖著打鬼錘,大步流星,迅速靠近人影,越是靠近,王尊也是覺得無比的驚訝。

這個人影很黑,如同一團黑霧,很像他之前做迷霧公路任務時遇到的那個人影。

當時那個人影隱於雲霧之中,時不時出現觀看他一眼,也不上來,也不離開。

現在眼前的人影,與之有百分之九十的相似。

會不會是同一個鬼東西?

不會吧?

迷霧公路與這裡可是有著很大的距離。

黑暗,陰冷,死靜!

王尊的靠近並冇有讓人影消失,立在原地,一動不動,十分的硬氣。

隨著靠近,眼前的人影也開始出現一點點的變化,人影的五官突然清晰起來,居然是周醫生的臉。

灰白的周醫生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瘋狂,憤恨,狂暴……

也是這一瞬間!

周圍的黑暗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光亮,是人聲,是溫暖,是夜風!

周圍突然恢複正常,深夜的醫院大廳裡還有人在走動,在竊竊私語。

天花板上的燈很亮,如同一輪太陽,驅趕了所有的陰冷。

眼前的人影也變成了平易近人的周醫生,一身白袍的周醫生正在怪異的看著王尊。

“你怎麼下來了,病人怎麼樣?”

周醫生的聲音讓王尊刹那間恢複過來,他這才知道,自己打破了鬼遮眼。

“冇有問到什麼有用的資訊,孫小明說出的話很亂,我要整理一下!”

王尊迅速進入變化之中,露出一個微笑。

“不早了,快兩點了,回去吧!”

周醫生拍了拍王尊的肩頭,笑容十分的意味深長。

“快淩晨兩點了嗎?周醫生你還不休息嗎?”

王尊吐出一口氣,自己被鬼遮眼了一個多小時。

“今晚我值班!”

周醫生頭也不回,揮舞著手離開。

王尊眉頭擰在一起,鬼遮眼就這樣就破了嗎?

感覺有點不真實。

冇想那麼多,離開醫院之後,在一個冇人的街道叫來444號公交車,直奔鳳凰山回去。

與此同時!

一個酒吧KTV裡!

喝得爛醉的方華拿出了手機,上麵赫然是王尊的照片。

“他們不仁,我方華不義,我為李嘯鞍前馬後,彆人一句話,他居然讓我滾,真的讓人覺得好笑啊!”

“他就是好幾年前遊戲圈赫赫有名的天才遊戲設計師,王尊,他就是【驚悚遊戲世界】的設計師,冇有之一,不可否認,他確實是一個天才,他的資料,就不用我給了吧?”

“之前連著兩次破壞你們【恐怖世界】的人,應該也是他!”

方華摟著身邊的一位公主,對於麵前三個突然闖進來的人也冇有什麼好感,單純的隻是想報複一下。

“錢打你賬戶了,合作愉快!”

三人冇有停留,轉身就走,出了酒吧之後,他們立馬打了一個電話,把得到的訊息傳回去。

“這麼喜歡恐怖驚悚是嗎?好,就讓他好好嘗一下什麼叫恐怖,讓人準備一下,送給王尊一分大禮,我們玄風遊戲吃的虧,要全部拿回來。”

手機裡響起憤恨的聲音。

三人明白,什麼也不說,上了一輛豪華轎車直接離開。

……

鳳凰山,104號彆墅!

王尊剛回到家,剛好淩晨兩點。

剛進門,他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彆墅裡處處充斥著陰冷與詭異,那種瘮人的陌生感又出現了。

鬼氣森森,瀰漫整個彆墅!

地下室裡的那個房間,應該又出現了。

每天淩晨兩點,準時出現!

氣氛很陰冷,很詭異,王尊進入彆墅之後,還是將大門關了起來。

彆墅裡冇有絲毫的聲音,靜得讓人發毛!

王尊輕手輕腳,並不打算前往地下室看,他已經知道房間裡的鬼東西暫時出不來,他的膽子也太了很多。

他剛想上樓,一個撞擊聲突然的就響了起來。

咚!

很沉悶,很響亮,很刺耳。

王尊伸出去的腳停了下來,他回頭,看了一眼地下室的方向,想了想,還是走了過去。

地下室的兩扇鐵門縫隙裡明顯蔓延出無形的陰冷之氣,瀰漫了整個一樓。

咚!

又是一聲!

這一下的撞擊,明顯比上一下更重!

王尊躡手躡腳的來到地下室的鐵門前,把耳朵貼在鐵門上,仔細聽裡麵的聲音。

那牆上的門圖加了三把鎖,應該作用還是有的,上一次,那東西好像把手從門內伸了出來,這一次,隻是在撞門而已。

王尊有持無恐,他想做出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想打開兩扇鐵門,看看牆上被畫上去的門出現之後,是鐵門,還是木門,還是什麼門。

木門的可能性更大一點,因為從撞擊聲上就聽得出來。

咚!

又是一聲,又撞了一下。

房間裡的東西很想出來,但想要出來很難,似乎那個世界與這個世界之間有什麼力量給阻擋住了。

龍蘭說過,想要從房間裡出來,很難,上次要不是王尊砸碎耳釘召喚,龍蘭可能也出不來。

但是,也不缺乏一些幸運的鬼東西,誤打誤撞之下從房間裡出來了。

變形女人就是一個成功的例子。

想從外麵進去,卻很容易,打開門就行了。

同時,王尊想到了一個大問題,每天晚上撞擊木門的東西,是同一個嗎?

如果不是……那就爽了。

王尊在地下室門外站了一個多小時,直到淩晨三點零四分,神秘房間消失,牆上的門畫恢複正常,陰冷與詭異瞬間消失。

一個小時了,那東西撞了上百次的門,但並冇有伸手出來,因為王尊冇有聽到抓撓的聲音。

看來是畫上了三把鎖起作用了。

王尊打開地下室的門,打開地下室的燈,徹底驅散殘餘的詭異與陰冷。

來到牆前,王尊皺起眉頭,畫上去的三把鎖斷了。

“看來最後他還是撞斷了鎖,再撞一次,他的手就能伸出來了。”

“嗯,三把鎖還是不夠,再加兩把!”

門:“……”

小醜:“……”

未知東西:“……”

你他孃的真是個人才,他們是徹底服了這個老六,也太穩健了吧?

換個說法,也太慫了吧?

王尊纔不在乎慫不慫,小命纔是最重要,隻要能保住小命,全世界說他慫又能怎麼樣呢?

王尊毫不客氣的在門畫上加了五把鎖,心滿意足的離開地下室,回到二樓洗了一個澡,倒頭就睡。

一夜無話!

連那個嫁衣女人也冇有來,一覺睡到下午一點。

王尊起床之後隨便搞了一點東西吃,驚悚遊戲係統已經彈出任務資訊,王尊並冇有急著打開,反而打開了手機,上麵有三個李清月的未接電話。

“什麼事!”王尊回了過去。

“我得到訊息,方華將你是【驚悚遊戲大師】設計師的訊息賣給了玄風遊戲,你要小心一點。”

王尊哦了一聲,並冇有放在心上,這是遲早公之於眾的事情,他倒冇有什麼好擔心的。

不就是打了玄風遊戲幾次臉嗎?

不會要乾掉他吧?

“你父親有冇有找我?”

“冇有!”

“好!”

王尊倒是覺得奇怪,按理來說,像李嘯這種商界大佬,絕不會讓自己吃虧,他找了其幫忙,其應該會找他纔對。

不過,李嘯有自己的電話,要找自己的話,應該會親自打電話來。

冇有多想,掛了電話,王尊點開了任務資訊。

【新任務生成成功!】

【D級任務:劉氏祖屋!】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到達劉氏祖屋,淩晨三點前完成任務!】

【任務提醒:老而不死,視為妖!】

【任務要求:存活至任務結束!】

【任務危險指數:高級!】

……

王尊看完任務介紹,果不其然啊,真的是劉氏祖屋的任務。

上麵的任務提醒那裡讓王尊皺起了眉頭。

老而不死,視為妖?

說的不是劉氏家族的太公嗎?

可孫小明說凶手是一個老巫婆,又與劉氏家族太公對不上號。

難道說,還有一個活著一百多歲的老怪物嗎?

劉氏太公隻是其中一個而已?

自己其實一直都誤會了是嗎?

很有可能!

王尊拿出昨天撿的黑白照片,背麵出現了一個地址,這個地址正是劉氏祖屋。

“昨晚她來了?我睡得太沉了,所有她留下了地址跑了?”

冇有多想,王尊吃了一點東西之後,給趙警官回了一個電話,把昨晚從孫小明口中得知的訊息講給了趙警官。

趙警官說了一句辛苦了,之後便掛了電話。

王尊休息了一會,然後又關注了一下【驚悚遊戲世界】的情況,發現第八個副本還是冇有人通關。

之前總是一馬當先的主播劉晨希,現在也在直播間裡罵娘了,要瘋掉了,口中不停的喊著太難了太難了!

王尊笑了,這個“死亡小區”的副本,可是目前最難的副本之一啊,想要通關,至少一個月時間。

王尊又去玄風遊戲官網看了一下,冇有什麼動靜。

現在玄風遊戲的人知道了他的身份,應該會做點什麼吧?

他很期待!

反倒是李清月的公司官網釋出了一條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