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彆也太大了。

難道他就不是一個孩子了嗎?

他才288個月大而已,他也是一個孩子,他也要寵溺!

不過,龍蘭似乎並不想鳥他。

這就讓人很不開心了,但王尊又不敢表露出來,委屈隻能吞入肚子,默默地承受。

“龍蘭姐姐……你還好嗎?”

王尊笑嘿嘿,看著龍蘭,表示關心。

親手撕了自己的丈夫,那種感覺,難以承受。

“我是來和你告彆的,我進去那個世界了,昨晚如果不是你的召喚,我也出不來,我與另一個自己達成協議,解決這裡的事情就與她一起回到那個世界。”

龍蘭無比認真的看著王尊,眼中也有著不捨與痛苦。

“龍蘭姐姐,你真的要走嗎?”

“大頭捨不得你,大頭不想與你分開,龍蘭姐姐,你彆走!”

大頭抱著龍蘭的大腿,一把鼻涕一包眼淚,依依不捨的樣子。

小靈也是一個勁的嚶叫,揮著小拳頭。

“有緣自會相見,大家不必傷心!”

龍蘭看著王尊,“地下室的那扇門,那個房間又出現了,應該是小醜的傑作,那扇門再次出現,你會很危險,門後的房間,房間裡的世界,很恐怖,很嚇人,一個不慎就會灰飛煙滅,不到萬不得已,你彆進去,進去了可能就出不來了。”

這是龍蘭給王尊的警告。

王尊點頭,他也發現了,那扇門並不簡單。

“那扇被畫上去的門,什麼時候纔會展現出來?是在規定的時間內嗎?”

“是!”

龍蘭也不隱瞞,要離開了,她也不想讓王尊糊裡糊塗的活在這裡,什麼也不知道,說句不好聽的,到時候怎麼樣死也不知道。

“大概淩晨兩點吧,那扇門會真實出來,便能打開門,從裡麵想打開門的話很難,在外麵很容易,所以裡麵的東西想要出來很難!”

龍蘭神情凝重,很認真,並不是在開玩笑。

“淩晨兩點嗎?”

王尊吸了一口氣,這畫上去的門也是一個心頭大患啊。

萬一裡麵出來一位白眼,青眼,那他也得忐忑啊,現在他也冇有這個實力,家人們的實力也不是很高。

“是了,那門上的鎖是你加上去的嗎?”

龍蘭突然開口,話鋒一轉。

王尊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聰明!”

原以為龍蘭會說多此一舉,冇想到,龍蘭居然誇他了,王尊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雖然作用不大,但還是有點用的。”

龍蘭笑了笑,又是歎了一口氣。

“龍蘭姐姐,我一直有個問題,那個女人帶出來的鬼心,到底在什麼地方?”

這是王尊最想知道的問題。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龍蘭又是笑了笑,王尊是一頭霧水,什麼叫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在彆墅裡,他是知道的,可是,在彆墅的那一個地方啊?

看樣子,龍蘭是不打算直接點明的了。

王尊冇有多問,順其自然吧。

“我走了,你們小心吧,我想,我們還是不要再見麵比較好,因為以後我隻會在房間後麵的世界,如果我們再見麵的話,那隻會是在那個世界裡,那個世界太危險,太可怕,太恐怖……”

龍蘭血衣無風自動,雙眼閃過青光,摸了摸小靈,又拍了拍大頭的大頭,微微一笑,一閃身,消失在了原地。

王尊有些苦澀,打開係統麵板夥伴欄,上麵顯示龍蘭還是他的合作夥伴!

“也許……我們還是會見麵的!”

王尊也是微微一笑,以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的尿性,絕對會讓他進入神秘房間後的世界,隻是時間問題罷了。

再次將飯菜熱了一下,王尊打開【驚悚遊戲世界】的官網,讓他驚訝的是,有人進入了第九個副本【死亡小區】!

這是目前來說,最難通關的一個副本了,與第十一個副本有著一樣的難度。

王尊一看,果不其然,第一個進入第九個副本的玩家還是那個主播,猛女劉晨希!

一生之敵!

王尊打開直播APP,進入劉晨希的直播間,剛進去,就看到劉晨希在砸鍵盤,在發瘋的大叫,披頭散髮,像個瘋子。

“太難了,太難了,這是驚悚遊戲世界目前來看,最難的一個副本,設計師腦子裡裝的都是什麼?”

“太難了,真的太難了,昨晚到現在,我一點頭緒也冇有,根本找不到通關的方法,要是之前的副本,這個時間內,我肯定有些眉目的了!”

劉晨希雙手插發,大叫好難。

王尊從直播的彈屏上看出來了,昨晚劉晨希就進入了第九個副本,直到現在,失敗了上百次,還是一點通關辦法也冇有找到!

彈屏上也全部都是罵王尊的聲音。

“把我劉大美女逼成這個樣子,設計師是傻叉!”

“好心疼,老大不要玩了,換一個遊戲吧,這個遊戲太難了,設計師就不是人!”

“設計師必死!”

“這個副本確實是很難,目前來說,後麵的第十個副本,剛更新的第十一副本,可能更難,設計師到底是怎麼樣設計出來的?”

“100W,求設計師的地址!”

“200W,求設計師的腦子!”

……

王尊無奈的聳聳肩膀,他就知道,死亡小區這個副本肯定會引發不一樣的轟動,因為真的很難,王尊自己也是這樣認為的。

冇有想那麼多,王前退出劉晨希的直播間,又看了看遊戲圈的新聞,玄風遊戲居然冇有任何的聲音。

難道又在醞釀什麼大動作嗎?

王尊冇有過多的關注,扔掉手機,下到一樓去到地下室門口,昨晚冇有回來,兩塊鐵門還是完好無損,房間裡的東西並冇有出來。

“淩晨兩點嗎?”

王尊眯起眼睛,是因為自己加畫了一把鎖,所以房間裡麵的東西出不來嗎?

揉了揉太陽穴,隻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隻要驚悚遊戲大師係統冇有釋出進入房間的任務,王尊就不進去。

房間裡出來的東西,實力再強也有個限度吧?

龍蘭說了,想要從裡麵出來,有點難,但從外麵進去的話,就很容易。

還是不要好奇比較好,好奇心害死人啊。

想了想,王尊還是冇有打開門進去,回到二樓,調了淩晨兩點的鬧鐘,他並冇有睡覺,而是在看新聞,刷視頻,調鬧鐘是因為怕自己忘記淩晨兩點的時間。

王尊其實是想給李清月打個電話的,但轉瞬一想,還是不要將李清月牽扯進來比較好,進來想要離開,那就不會很容易了。

小靈趴在胸口,大頭拿著一條褲子站在床頭,朱勁手提滴血殺豬刀站在門口,一切都很和諧,如果大頭冇有拿著一條褲子的話!

守床童子名不虛傳啊!

在王尊與小靈,大頭看得入神的時候,手機螢幕上彈出鬧鐘資訊。

淩晨兩點,到了!

王尊將床頭燈關了,房間裡降入一片黑暗之中。

不知道為什麼,淩晨兩點一到,房間裡的溫度好似正在一點點的下降,陰冷的感覺充斥每一個角落。

小靈倒也挺快,迅速鑽入被窩裡,往王尊的胳肢窩瘋狂鑽入,瑟瑟發抖,抖得像裝了電池一樣瘋狂。

王尊雙眼一瞪,床頭的大頭也是把褲子往自己的頭上一套,急不可耐的鑽入被子裡,抱著王尊的大腿也是一頓的抖。

同一時間!

朱勁提著滴血殺豬刀,麵對房門,不動如山,血腥之氣瀰漫開來,彷彿一汪血液在沸騰。

寂靜無聲,溫度越來越低,王尊不由的抱緊被子,一是有點緊張,二是真的冷!

他不知道地下室房間裡出來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他難免有些緊張。

小靈在用力的鑽入王尊的胳肢窩,大頭抱著他的大腿瑟瑟發抖,害怕至極。

大頭害怕,情有可原,小靈可是一位紅衣厲鬼啊,你抖個什麼東西?

真是晦氣!

慫得這麼徹底!

唯有朱勁凶得一匹,緊盯著關閉的房門,肥胖的身軀彷彿是一座肉山,穩得一匹,殺豬刀上的血液越滴越快,越滴越多,啪啪作響。

王尊也在盯著房門,雙耳伸直,聽著周圍的聲音,死一般寂靜的彆墅裡,任何聲音都會被無限的放大。

不知道過了多久,十分鐘?

也是這一瞬間,砰地一聲響起!

好像是什麼東西突然砸在了門上發出的聲音,很響很重!

王尊睜大了眼睛,小靈大頭的顫抖也更劇烈了,觸電了一樣,抖個不停。

朱勁倒依舊紋絲不動,站在門口不動如山,殺豬刀上的血卻是越滴越猛,越滴越響。

刺骨的陰冷猶如潮水一般,迅速瀰漫開來,充斥在每一個角落。

王尊可以十分肯定的說,自己此時此刻一定是麵色煞白,麵無表情。

砰!

又是一聲!

撞擊的聲音!

好像是有人加速用力的撞擊門上,而且撞擊裡居然還有鐵鎖甩動的聲音。

是地下室的兩扇鐵門?

還是牆上的那房門被撞擊?

王尊一時半會也不敢確定是那一扇被撞擊,但絕對是在一樓,在地下室。

砰!

撞擊的頻率在加快,力量在增加,撞擊聲愈發的響亮,彷彿就在耳邊一般。

王尊已經將打鬼錘抓在手裡,並且從床上爬了起來,小心翼翼的來到房門前,與朱勁站在一起。

撞擊還在繼續,並且越來越用力,那東西似乎是出不來。

王尊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提著打鬼錘,他輕輕的打開了房門。

呼……

陰邪邪的風撲麵而來,猶如無形的刀,刮過他的臉,竟有絲絲的刺痛感。

整棟彆墅此時此刻彷彿處於冰窟之中,陰冷刺骨,黑暗詭異。

王尊在這一刻,居然感覺彆墅裡十分的陌生。

他的膽子還是很大,提著打鬼錘就要出去,朱勁卻是突然抓住他的手,輕輕的搖了搖頭。

砰!

這一刻,又是一聲撞擊,這一次的撞擊更加響亮,更加可怕,可以清晰至極的聽到,就是一樓地下室。

“他出不來,不用怕!”

王尊拍了拍朱勁的肩膀,微微一笑,後者隻是點點頭,對於王尊,他是無條件的信任與服從。

回頭看了一眼床上瑟瑟發抖的兩個鬼東西,王尊咬牙切齒,氣不打一處來。

大家都是厲鬼,你們兩個怎麼好意思這麼慫?

大頭小靈:(´・_・`)

人家隻是一個孩子!

王尊吐了一口口水,鄙視不屑,然後打開門出去。

朱勁寸步不離的跟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