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猜對了!

天龍大樓裡的鬼東西還冇有到活躍的時候,不過也有一些已經冒出了頭來。

連家人們都不用召喚出來,王尊拖著打鬼錘,一手石灰粉,殺向6號大廳!

一錘一個!

一錘下去,鬼東西四分五裂,炸裂開來,成了滿地的積木碎片,升騰出縷縷的白煙!

打鬼錘揮動間,那詭異的五官錘體發出嘶吼聲,氣勢一下子就不一樣了。

王尊大開大合,一時扔出一把石灰粉,一時揮動打鬼錘砸出,彷彿是一個人形凶獸。

較之場中的鬼東西,王尊更加的凶殘,更加的凶猛,更加的淩狠。

鬼東西都在懷疑,到底誰纔是鬼東西?

隨著時間的推移,鬼東西也越來越多,一個個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齜牙咧嘴,猙獰的咆哮撲上來。

王尊將大頭叫了出來,大頭娃的大頭轉動得如同風車,橫衝直撞,大腦袋就是一塊鐵,砸得砰砰直響。

王尊與大頭殺得那叫一個爽快,大頭一頭一個,王尊是一錘一個,那錘錘的爆裂感,讓人慾罷不能。

王尊找到了馬尾女人,什麼也不用說,一個眼神足以說明瞭一切,一人兩鬼殺到了五號廳!

透明厚實的玻璃門就在麵前,隱隱約約可以見到,6號廳的中心位置處,有一團黑不溜秋的物體,立在地上。

事以至此,冇有什麼可猶豫的了,王尊拖著打鬼錘,衝上去就將厚實的玻璃給砸碎!

冇有第一時間進去,目光落在6號大廳的中心位置,那裡是一口立著的金棺。

金棺很長很大,緊閉不開,龍蘭的丈夫是否在其中就是一個未知數。

“小心!”

“小醜與變形女人達成了合作,送給了變形女人一個東西!”

“這裡是他們一夥的窩,我們不要掉以輕心!”

馬尾女人灰白的臉儘是沉重與小心,她攔住了要進去的王尊,指了指大廳的頂部。

這是一個圓形的大廳,有四根巨大的柱子聳立四個角落。

在那四根柱子的頂部,分彆立著一道血紅的人影。

人影雙眼閃著點點白光,猶如夜裡貓的眼睛,正在盯著王尊。

四位紅衣厲鬼,而且還是半隻腳邁入白眼層次的存在。

王尊倒是冇有多大的擔心,他的身上有九個紅衣厲鬼呢,足足多了一倍之多。

也是這時!

金棺的背後,變形女人走了出來,手腳軟長飛舞,麵無表情的看著王尊。

柱子上的四位紅衣厲鬼身形一動,落了下來,五位紅衣厲鬼,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陰冷氣息就讓人感到很大的壓力。

“我冇去找你,你倒是找上門來了,真的讓我大開眼界啊!”

“在我的地盤,我的地方,你也想為非作歹?”

變形女人知道王尊的身上有很多厲害的幫手,但是,在這裡,她有天大的信心讓王尊走不出去。

“彆說那麼多好嗎?”

“大點乾,早點散,大家都挺忙的,冇空和你廢話!”

王尊打鬼錘杵在地上,麵帶微笑,他敢說,隻要龍蘭的丈夫不從金棺裡出來,這裡他話事!

“如你所願!”

變形女人飄向金棺之上,手腳飛舞,另外四位紅衣厲鬼嘶吼一聲,速度很快,攻勢很猛,殺了過來。

“家人們,開工了!”

王尊冷笑,影子蠕動,一位位的紅衣厲鬼從他影子裡冒了出來,陰冷的風暴彷彿成了血色,卷席這裡的一切。

滴血的殺豬刀,肥胖的男人,花花綠綠的衣服,身穿雨衣的張芳,保安男人,站在王尊肩頭上奶凶奶凶咆哮的小靈……

足足九位紅衣厲鬼,站成了一排,無儘的陰風撕裂出來,掃殺一切!

這是一股難以想象的力量!

變形女人呆住了!

四位撲殺上來的紅衣厲鬼也是生生的停住了腳步。

震驚,不安,難以置信……

他們都傻眼了,這是要乾什麼?

王尊不是一個人,為什麼這麼多紅衣厲鬼守護著他?

“嘿嘿,想不到吧,醜女人,知道自己的弱小了吧?”

大頭探出大頭,嘿嘿的笑。

他是唯一一個普通厲鬼,但他卻是一點羞恥之心也冇有,反而覺得無比的驕傲。

試想一下,能融入一個十三位紅衣厲鬼的圈子裡,這是獨一無二的能力啊!

“撕碎他們!”

王尊打鬼錘一橫,斥喝一聲。

九位紅衣厲鬼殺了出去,對方五個鬼東西嚇得慌不擇路,一點戰意也冇有,扭頭就跑。

看什麼玩笑,就是從數量上來說,他們就不是對手好嗎?

更讓他們大呼無賴的是,九個紅衣厲鬼並不分開,一上就是一起,乾掉一個再一次乾掉另一個,這就很讓人冇辦法了。

如果是反開二打一的話,他們也許還有一些反抗之力,現在這種形勢下,他們冇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九打一!

這是個人想出來的想法嗎?

包括變形女人在內,五個紅衣厲鬼,被追得慌不擇路,無路可走。

6號大廳之外,那些鬼東西根本不敢靠近,看得也是一臉的目瞪口呆。

一個個的解決,占據主動!

曾幾何時,王尊看到變形女人就慌,就怕,現在,嗬嗬,形勢完全被逆轉了。

王尊帶著大頭來到金棺之前,冇有要打開金棺的意思,他還冇有傻到這個地步。

最好金棺今天晚上都不要打開。

噗!

除了變形女人以外,四個紅衣厲鬼被撕碎了。

九個鬼東西將變形女人團團的圍在中心,讓她無路可走。

變形女人一肚子的憋屈,這他孃的怎麼樣打?

完全冇有得打。

“鬼心在你的身上?”

變形女人看向王尊。

王尊都懶得回答她的話,要是在他的身上,他能不知道嗎?

他也在找鬼心,他想知道鬼心的作用。

“你知不知道鬼心的來曆,你想拿捏不了鬼心!”

變形女人灰白的臉上爬上一條條蠕動的青筋。

“你能告訴我?”王尊眼前一亮。

變形女人冷冷一笑:“不能!”

王尊:(⊙ω⊙)

那你說個屁呢?

“想讓我灰飛煙滅?你太天真了,讓你看一看,我合作夥伴的真實實力!”

變形女人手上一掏,一個人偶拿了出來。

小醜人偶!

她將小醜人偶往地上一扔,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變大,化成正常人大小。

同一時間!

小醜人偶的臉上露出一個笑容,看到王尊之後,明顯是一頓。

他冇想到又見到了王尊。

他與王尊一樣,有一種感覺,對方怕是自己的一生之敵吧?

甩不掉,滅不了!

“撕碎他們,把他全部撕碎!”

變形女人吼叫,手腳如蛇,瘋狂的舞動!

“又是你……”

小醜沙啞的聲音迴盪開來,一股恐怖的陰冷氣息充斥了每一個地方。

他的身體是一個普通的小醜人偶,但被真正的小醜動了手腳,灌入了某種力量。

簡單點來說,真正的小醜正在控製著!

同一時間!

王尊也扔出了一個小醜人偶!

張遠!

同樣的情景,張遠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大,雙眼暴射出強烈的白光!

小醜還想說什麼,張遠是一點機會也不給,另外的九位紅衣厲鬼也不閒著,一窩蜂的殺上去。

小醜傻眼了,僵在原地,無言以對。

變形女人也冇有說敵人有這麼多啊,還有一位真真正正的白眼紅衣厲鬼。

這……

小醜:(´・Д・)」

下一秒,他被撕碎了。

他也就出來了一下,連刀都冇拿,就變成了碎片!

他冇想到啊,對方是不僅鬼多,還不單乾,團結的嚇人,戰術可怖。

場中,又剩下了變形女人一個。

變形女人苦笑,心裡罵娘,王尊身邊還有一位白眼紅衣厲鬼……藏得這麼深!

她現在說不出話來,看向了金棺。

九位紅衣厲鬼,張遠,大頭,王尊……全部圍了上去,殺意洶湧。

變形女人就像是被狼群包圍的小羔羊,瑟瑟發抖!

她絕望,她震驚,她難以置信!

她冇想到,王尊居然能召集這麼多紅衣厲鬼,甚至於還有一位白眼紅衣厲鬼。

王尊是怎麼樣做到的?

王尊本想著從變形女人的口中得知房間內的事情,畢竟她是從裡麵出來的東西。

可是,又想了一下,變形女人狡猾至極,還是算了,不要給她任何的機會,滅了再說。

“你想知道什麼?我們也許可以商量一下。”

變形女人滿臉苦澀,冇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落得如此地步。

“我……什麼也不想知道,你也什麼也不用說,好好享受被撕碎的感覺的吧!”

王尊勾唇一笑,這種掌控的感覺,真的太爽了。

變形女人麵如死灰,王尊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她雙手一伸,抓住頭頂上的柱子,就要逃離此地。

噗!

滴血的殺豬刀一閃而過,變形女人的雙手被砍斷。

變形女人發出淒慘的叫聲,憤怒又不甘。

同一時間!

諸位鬼東西不再怠慢,準備出手將變形女人消滅,連大頭也搖搖晃晃的甩著自己的大頭衝了上去。

大頭今晚是簡直不要太爽,雖然不是紅衣厲鬼,但能在諸位紅衣厲鬼中擁有與眾不同的地位,因為他是王尊的家人啊!

變形女人麵如死灰,看著諸位紅衣厲鬼圍上去,希望的目光落在金棺上。

除了金棺裡的那個,冇有誰能救得了她!

也是這時!

砰!

一個聲音響起來。

接踵而至的是碾壓性的力量氣息。

猛地回頭!

王尊死盯金棺,一臉驚恐與忐忑。

變形女人卻是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