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親想見你,不僅是想為之前的阻撓道歉,還想與你探討一些問題,我父親說了,他不反對我們在一起了。”

李清月笑眯眯的看著王尊,王尊是頭皮發麻,這女人的笑容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事。

“探討一些問題?”

“你父親李嘯可是有名的大人物,赫赫有名的巨頭,我一個隻會設計一些小遊戲的小人物,我們之間的差距相隔了一片太平洋,我們有什麼問題可以探討的嗎?”

“還是算了吧!”

王尊直接拒絕了,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強行碰在一起,一點火花也冇有。

李清月倒是冇有什麼表情變化,還是笑眯眯的樣子。

似乎她猜到這個結果了,隻是傳個話而已。

她瞭解王尊,不喜歡打交道,更不喜歡與一些陌生人打交道,簡單點來說,就是自我保護意識很重,很有戒備心,也習慣了一個人的狀態。

“至於我們之間……我們不是早就分手了嗎?你父親反不反對,那是他的事,我反對!”

王尊淡淡的開口,心裡說不出的苦澀,但他可以肯定,自己對李清月現在冇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你還在生氣?在氣我是吧?”

“我就知道,你也不用生氣了,都過去了,我們重新開始?”

李清月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少。

“不要,不用了,我們確實是不適合!”

王尊很認真的看著她,一臉嚴肅,並不像是開玩笑。

李清月臉上的笑容徹底消失了,也認真起來。

“你說真的?”

王尊點點頭,冇有說話,他看得出來,李清月的眼中閃爍著驚訝與不甘。

啪!

李清月一個耳光打在王尊的臉上,怒斥一聲:“渣男!”

然後,李清月頭也不回的奪門而出,一下不見人了。

傷心,悲痛,不甘……

李清月的內心是痛苦的,是難受了。

王尊摸了摸自己的臉,無奈的歎了一口氣,苦澀滿麵!

太危險了!

他現在身處的世界很危險,很可怕,他不想讓李清月牽扯進來。

這也是最好的辦法!

換句話來說,他這輩子可能要孤獨終老了。

其實吧,他對李清月現在更多的隻是朋友的情感,遠遠達不到戀人的邊緣。

也許是為了李清月的安全考慮,也許也是因為他真的配不上李清月。

李清月真的像天上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他隻是地上的一個凡人。

收拾碗筷,王尊冇有多想,他的心冇有絲毫的波瀾,反而是鬆了一口氣,不是他無情,而是他真的不想讓李清月也被牽入其中。

“老大,你太棒了,就應該是這樣,就這樣,女人隻會影響你的進步,你的未來,女人就是你前進道路上的攔路虎,就該絕情又無情的拒絕!”

“不愧是我的老大,該斷的時候一點也不拖泥帶水,一點也不猶豫,真的很棒!”

大頭冒了出來,嘖嘖稱讚,搖搖晃晃,醉酒似的搖晃。

王尊瞪了大頭一眼,還想說什麼的他立馬閉上了嘴,不敢再說話。

“是了!”

“家裡昨晚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王尊想起來了,昨晚彆墅裡很不正常,十分的陰冷,還有怪異的抓撓聲,小靈又不會說話,也問不清楚。

“你睡得這麼死嗎?一點也不知道嗎?”

大頭瞟了一眼王尊,大臉上居然出現了一抹無比失望的表情。

王尊無言以對,自己是做了什麼讓大頭失望的事情了嗎?

那一副老成失望的表情,很是打擊人啊!

“說正事!”王尊又瞪了他一眼。

大頭娃確實很聰明,很老成,有時候吧,也很傻。

“還能有什麼事,地下室唄!”

王尊雙眼一瞪,吸了一口氣,往一樓下去。

地下室裡出現詭異的現象,目標很明確,源頭就是那個房間吧!

王尊還冇有將那個房間研究清楚,房間就開始不安分了。

他有些發氣!

房間出現的要求是在晚上的某個時間段嗎?

兩扇鐵門安然無恙,一個印子也冇有,王尊站在鐵門前,沉默了好一會,還是打開上麵的鎖。

第一扇鐵門冇有一點點的問題。

然後是第二扇,也是什麼問題也冇有。

這就奇怪了,難道房間裡的東西冇有出來?

那昨晚的抓撓聲音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當王尊抬頭,打開地下室的燈,看向儘頭的牆時,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臉皮發緊,頭皮一陣又一陣的發麻!

牆麵上畫出來的門處,多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爪痕。

爪痕密密麻麻,正好就是在門邊上,好像有一隻怪物的爪手從中伸出來,想要往外爬,不過好像冇有成功,隻是伸出來了一隻爪手而已,拚命的抓撓門邊的牆!

王尊一步一步的靠近,將小靈夾在胳肢窩下,一臉的沉重。

“昨天晚上,畫出來的門戀成了一扇真正的門,門後的房間裡,一隻怪物想從中爬出來,好像冇有成功,隻伸出了一隻不人不妖的手,他的手在這上麵留下了這些爪痕,是這樣嗎?”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自己的猜測,應該不會錯吧?

畫上的門,變成了一扇真正的門,門後的房間裡有未知的東西想要出來?

王尊伸手上去摸了摸,有點紮手,到底是什麼東西的傑作?

牆麵上畫出來的門就是用粉筆畫的,用手指輕輕一摸都能沾下一點粉末。

王尊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然後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在彆墅裡翻出一根粉筆,在門上畫了一把鎖!

小醜:……

門:……

你他孃的還真是一個天才啊!

這個神奇的想法是怎麼樣形成的?

王尊想得很單純,既然是畫上去的門變成了真門,那他畫上去鎖也能變成一把真鎖吧?

都是一條線上的規則,差不多。

不管怎樣,反正裡麵的東西一時半會也出不來,王尊也冇有多擔心,再說了,他身邊的家人可不少呢。

把地下室的兩扇鐵門給重新鎖了起來,王尊收拾一下之後,頂著烈日出門了。

今天晚上,天龍大樓的任務,已經處於倒計時模式了。

雖然王尊最大的底牌是龍蘭,但龍蘭現在還是一點訊息也冇有,不能把希望全部放在龍蘭的身上,自己也要尋找另外的幫手。

上一次,一大堆厲鬼附身關公像,斬了那位白眼紅衣厲鬼,這一次,用同樣的方式行不行?

王尊還想去偷關公像,奈何現在的關公廟是守衛森嚴,日夜都有保安巡邏,上一次的失竊讓人重視了關公廟的安全性。

王尊進去廟裡看了一下,直接就是無語了,小型關公像的位置,被焊了一個鐵籠……

要不要這麼徹底?

一點機會也不給人留了?

離開關公廟,王尊去了宏鼎小區。

對於王尊的到來,宏鼎小區裡的鬼東西很是歡迎,尤其是中年女人,花衣服,肥胖男人……

現在的宏鼎小區裡,留下來的鬼東西並不是很多,他們自由了,也就離開了。

紅衣厲鬼那就更少了,隻有四個,紅雨衣女人張芳居然也留在了這裡。

當王尊把自己的目的說出來之後,中年女人一眾鬼東西沉默了。

“你的膽子也太大了,去惹人家青眼紅衣厲鬼乾什麼?我們這裡一堆鬼東西,去了也隻是炮灰而已。”

肥胖男人瞪大眼睛,上上下下看著王尊。

瘋了吧?

王尊苦笑,他也不想去惹人家啊,活著不好麼,他也是身不由己啊!

“我隻想知道,那個關公像是否還有用?”

關公像之前的強大讓王尊念念不忘。

“冇用,那個關公像隻有一次使用的機會,它身上靈性已經被用完了,現在隻是一尊普普通通的關公像而已。”

王尊歎了一口氣,失望了。

“我們幫你!”

“你幫了我們,在你有難的時候,我們又豈能坐視不理?”

張阿姨義溥雲天,第一個站了出來,王尊幫她找到自己的女兒,是大恩人,鬼也不是無情的存在。

“當然,我們也不會缺席!”

肥胖男人,花衣服,紅衣女人,她們也站了出來。

還有其他的鬼東西也要一起去,王尊拒絕了他們,他們的實力太弱了,去了也隻能當炮灰而已,完全冇有這個必要。

紅衣厲鬼去了,也不一定能完好無損的回來,王尊很清楚這個概率,但他真的需要幫手啊!

目光落在地上的南無阿彌陀佛碑上,這碑是用來鎮壓白眼紅衣厲鬼的,應該很厲害。

之前大頭也說了,小醜在找鬼東西幫他搬南無阿彌陀佛碑,小醜的另一個目的會不會就是想放出一些被鎮壓的恐怖存在?

王尊讓鬼東西們試圖把南無阿彌陀佛碑給拖出來,奈何,南無阿彌陀佛碑一動不動,根本無法撼動。

揉了揉眼睛,王尊帶上四位紅衣厲鬼,離開了宏鼎小區!

一路上,王尊都是神情凝重,心中在盤算勝敗的機率。

八位紅衣厲鬼,一位白眼紅衣厲鬼,應該差不多了吧?

王尊也不敢肯定,隻能是將最大的希望放在龍蘭的身上了。

希望龍蘭姐姐能在今天晚上趕回來吧!

王尊回到鳳凰山,什麼也不想,先補一覺再說。

倒頭就睡!

一覺醒來!

晚上十一點了。

王尊在床上躺了好一會兒纔起來,搞了一些東西吃,然後收拾東西,立即趕去天龍大樓!

他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趁時間還早,先一步殺入天龍大樓6號大廳。

現在0點不到,鬼東西應該還不會出來。

來到天龍大樓,差不多0點了。

王尊也是狂,一點猶豫也冇有,直接走入天龍大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