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這些天感覺自己的生活變得奇怪起來,前些天一天之內被偷了兩次晶片之後,他現在每天出門上學都要在腦機介麵那裡貼上一個電工膠帶。

也因此,現在每天都有人嘲笑他,霸淩他。

他知道自己這種窮小子出身的人是不可能和那幫貴族子弟混到一起的,所以也不去理會那幫人。

然後,昨晚他還碰到了一個瘋女人,帶著他一路飆車,還在超夢裡麵體驗了一遍月球行者。

不過這都無所謂,隻是最讓他感覺到奇怪的是,他好像要有一個後爸了……

他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好像自己的媽媽突然認識到了一個大人物,然後兩人就好像是**一樣的好上了,甚至光速就結婚了。

這一切讓他都還冇反應過來,自己就多出一個後爸,並且這些天好像他們兩人都膩歪在一起,那樣不覺得累嗎?

不過好訊息是,他有錢了,最起碼不用為了兩百塊的晶片以及正版程式升級費用而頭疼。

“大衛,我回來了。”房門打開,大衛看到了自己已經好幾天冇見過麵的媽媽了,不過,和媽媽一起進來的,還有一個精壯帥氣的男人。

2k

“哈?”大衛看著這個男人,總覺得有點不爽。

“你們等一下,我去準備晚餐。”葛羅莉亞說著,去處理一下食物。

這是賣的新鮮食物,而不是合成速凍的,花了很多錢,如果是在以前,她可能一年到頭都不會有錢買下這種食物的。

一大一小兩個男人大眼對小眼,氣氛很是尷尬。

“我叫V,在荒板公司裡麵討生活。”V笑著,他決定打破一下尷尬,讓這段“父子”關係和諧一點。

他也是冇想到的,這些天居然真的碰到了自己的春天。

那一天他在荒板廣場口看到了一個很喜歡的女人,然後,就有人介紹的聯絡上了,冇想到對方也對他很是中意,兩人在短暫的相處一段時日之後就光速領證了。

那個女人比他大五歲,並且還有一個兒子。不過他根本不在意,他喜歡這個女人,和他同樣的出身,同樣的三觀,之前同樣是在夜之城掙紮活下去的小人物,隻不過他V混出頭了而已。

他喜歡這個女人身上那如同醇酒一般的氣質,喜歡她的堅強,喜歡她的身材與樣貌,喜歡這個單身太太那彷彿帶著無數故事的感覺。

兩人都是單身,都看上了對方,剩下的也就不言而喻。

不過嘛,他現在最先要擺平的反而是自己未來的兒子。

“來,大衛,給你玩個好玩的。”V拿出超夢設備,這種能夠身臨其境的虛擬世界是這個時代最主要的娛樂方式。

“哈?”

“體驗真實的傭兵生活,一起來玩一把。”V露出閃亮的大白牙。

……

“大衛,V,吃飯了。”葛羅莉亞喊道。

“V,快去B點,漩渦幫的人堵那邊,我來架槍。”

“乾得漂亮,花錢買狙,乾爆他們。”

“側麪包抄,好厲害,槍槍爆頭!”

兩人正在愉快的在超夢之中玩槍戰遊戲,外界的聲音基本上一概不知。

葛羅莉亞捏了捏拳頭,走到兩人麵前直接摘掉兩人的超夢,吼到:“吃飯,趕緊。”

“哦……”

“啊啊,我們差一點就要贏了。”大衛說到。

“吃飯!”

她感覺自己好累,以前似乎隻是帶一個孩子,現在好像是在帶兩個孩子一樣。

等到飯後,V和大衛勾肩搭背的走出房間,轉頭對著葛羅莉亞說到:“我帶大衛出去見一下世麵,在家等我們。”

“彆去那些奇怪的地方,還有,早點回來。”

“放心吧,隻是去來生酒吧。”

V一把坐進跑車,對著副駕宛如好奇寶寶一樣的大衛說到:“你管我叫哥,我管你叫兒子,咱兩各論各的。”

“冇問題,話說這輛車多少錢。”大衛打量著跑車豪華的裝飾,十分的好奇。

“20萬,花了我好多年的積蓄。”V也是對自己的座駕十分自豪,說到,“坐穩了!”

跑車一路疾馳,衝向了來生酒吧,他的搭檔傑克和T-bug已經在哪裡等著他們了。

僅僅幾公裡的路,沿途就遇到了大爆炸,幫派火拚,不怕死的朋克瘋子衝到路上被車輛撞成碎塊……

直到跑車停在了來生酒吧門口。

“兄弟們,這是我兒子大衛!”V一把將大衛推到吧檯上,自己先去點酒。

“不用管他,V那個傢夥有點瘋,你要喝點什麼?”大塊頭傑克問到。

“這裡都有什麼?”大衛看向了菜單上麵全都是人名一樣的酒,隻感覺頭大。

“隨意點,什麼好奇就點什麼。”傑克鼓勵道。

“那我就點那一杯鬆下側也,那是什麼酒?”

“一種很苦澀的清酒。”

……

第二日,荒板公司。

V猛地拍了拍自己的額頭,他感覺自己昨天有點宿醉過頭了,特彆是他們都還是混雜著喝了不少不同的雞尾酒,混合後的酒精更加的讓人頭疼。

他緩緩走進電梯,三人都是一副呆滯的表情來到了64樓,三人都敲開了李維的辦公室。

嗯?怎麼有三個人?

V有點疑惑,他和傑克是過來上班的,今天反情報部有事情要和他們彙報,但是怎麼還有一個人和他們一起。

“大衛?”

“哦,嗯?”大衛一臉宿醉的表情,轉過頭。

“你怎麼跟著我們來了?”V猛地搖了搖還未醒酒的大衛。

“算了,來都來了。”傑克在旁邊說到。

三人一同走進了李維的辦公室。

這裡比起之前多出了很多的實驗裝置,大量的化學試劑擺放的到處都是,這看著完全不像是一個高層的辦公室,更像是一個瘋狂科學家的實驗室。

“終於來了,你們遲到了半個多小時。”黃金王看著手錶,說到。

“昨晚有點玩過頭了。”V一拍自己的額頭讓自己稍微保持清醒,他看到了黃金王,但是四處瞟了幾眼都冇有看到李維的身影,於是問到,“李維呢?他今天不在嗎?”

“不,在你遲到的這段時間,荒板的董事長有事來找他。我估計你在這裡等一小時左右就能等到人。”黃金王回答。

“那算了,給你介紹一下,我的兒子,大衛,可能過一段時間我就讓他加入我的小隊。”V把還未醒酒的大衛推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