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房間睡了許久的景旭,坐了起來,聽到客棧外傳來一聲“來人啊,非禮啊!”。景旭立刻起身,把旁邊的辰月撞了一下,辰月還冇反應過來,就看見一片布料從窗戶處消失在自己眼前。探頭看去。

“光天化日,竟然敢調戲良家婦女。”景旭帶著酒氣搖搖晃晃站在一個女子麵前,還站反了。辰月看著他,心中默唸:就不該給他看那些話本。

“公主你喊什麼。”兩個無緣無故被罵非禮的侍衛看著麵前這位小祖宗。

“不管,你們就是非禮我,回頭我還要告訴哥哥。”那個女孩吐吐舌頭。

突然從天而降的金色公子看狀,“大膽賊人。”這話讓人一聽,就覺得這人喝多了。

“賊人看劍。”景旭變出自尊向兩位侍衛刺去,“這位公子,我們並非如你所想,冷靜。”侍衛連連擺手。

“公子,就是他們兩個,非禮我。”女孩裝出楚楚可憐的樣子。兩位侍衛,滿頭黑線。

“姑娘,不怕我來保護你。”景旭信誓旦旦地說。

景旭向他們刺去,突然一把劍將自尊挑飛,“啪...”自尊深深插在地上。“辰月。”這語氣跟撒嬌無異。

一身藍衣落地,迎來的是景旭一個擁抱。

兩個侍衛和女孩看傻了。

“你啊...”

“嗯...嘻嘻”景旭一臉呆萌看著辰月,辰月推了推景旭,反而讓景旭抱的更緊了。“不要。哼!”

“姑姑來了。”

“!!!”景旭立刻鬆手,轉身,“辰月你騙...”辰月當機立斷給了景旭一掌,抱住,景旭睡去了。

“自尊。”

地上的劍,幻化成人,“大人。”

“扶他回房間。”

“是。”自尊帶著景旭離開。

“多有得罪。”辰月向兩位侍衛行禮。

“冇事,多謝公子救助。”侍衛回禮。

“這衣服是海錦做的,怕是公子是自然族的吧。”身後的女孩突然出聲。

辰月看著她。

“在下,姓百裡名曉月,有禮。”

辰月看著麵前的女子,身著粉色蘿紗裙,頭髮如秋日的麥浪般,帶著星星點點的銀色髮飾,“原來是夢幻族的公主,有禮。”

“這方向,大人是要去崑崙山?”百裡曉月前腳搭著後腳搖來搖去,問辰月。

“是。”

“帶我一個成不?”百裡曉月睜開她紫色的眼眸楚楚可憐看著辰月。

“公主,我們可以帶你去,何必麻煩大人。”兩個侍衛陰顯是夢幻族長派來保護她的。

“你們啊,你們靈力有人家高嘛?還來保護我,真是。”

“公主。”

“冇啥可是的,你們回去跟哥哥說,我跟著這位大人走,哥哥自然放心。”

“公主,那可不成,我們就是誓死不離開您的。”

辰月不願理會,便飛走了。

“公子!”百裡曉月懊惱。

“公主。”

“都是你們的錯,好不容易遇到了美男子,全給你們攪黃了。”百裡曉月跑了起來。

兩個侍衛也緊緊跟著。

“公子?”

“嗯唔...”景旭稀稀疏疏的睜開了眼睛。

“自尊?”景旭看向周圍,“我不會...”

“嗯。”

“慘了,辰月一定會告訴母親的。”景旭起身,但是還是頭暈。

自尊扶住他,“辰月公子昨天照顧公子一夜,現在可能還入定,公子不方便打擾。”

“一夜?”景旭看向自尊。

“嗯,昨天公子上吐下瀉,辰月公子放心不下我一個人照顧,所以留到醜時,才走。”

景旭驚訝,“我很狼狽嗎?”

“冇。”自尊將景旭塞回了被窩。

“那地上那個幾個窟窿是怎麼回事。”景旭指著地上的窟窿。

“這...公子喝醉了,把自尊劍拋著玩。”

“啊!”景旭把臉塞進了被窩,丟臉啊。

“景旭?”

自尊聽到是辰月的聲音打開了門。

“大人。”

“景旭怎麼樣了?”

“剛剛醒。”

辰月走了進去,看見景旭將全身裹在被窩裡,臉悶在裡頭。

“冇告訴姑姑。”

景旭立刻蹦了起來,“真的?”

“嗯。”

“辰月最好了。”景旭抱住辰月。

自尊看見這場景自覺回到劍身裡。

“到了崑崙,罰抄道德經。”

“啊。”景旭立刻撒手,“辰月~不帶這麼殘忍的,我還是孩子,寫那種無聊的東西乾嘛。”

辰月將衣服扔給景旭,“穿好。”

“辰月。”景旭扯著辰月的衣袖。

“那我告訴姑姑,然後……”

“好,我抄,還帶字跡標準,不帶偷工減料的。”景旭信誓旦旦的說。

“嗯。”辰月知道到時候景旭會撒潑打滾耍流氓賴掉。

整理完畢,他們便出發了。

過了幾天,他們到了崑崙山腳底。

“大人。”百裡曉月跑了過來,把景旭擠到一半。

“大人好久不見啊。”百裡曉月看著辰月,辰月低頭看著嘴邊的茶杯。

“你是誰啊!”景旭生氣站了起來,剛剛站起身看見百裡曉月身後神級侍衛,告辭。乖乖坐下。

“你是……那個醉鬼。”

景旭聽到醉鬼,立刻把自己失去的記憶找了回來。

“你是……”

“在下名曉月,姓百裡。”百裡曉月笑嘻嘻看著景旭。

景旭立刻移位。這人不好惹,景旭心想。

辰月站了起來。百裡曉月緊跟著辰月,把景旭硬生生擠到侍衛身邊。

“您好。”景旭尬笑。

“大人好。”侍衛看向比自己矮一截的景旭。

“不必叫我大人,我冇官職的。”景旭解釋道。

“不敢。”侍衛看向景旭腰部玉佩。

景旭順著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腰間,原來是看見玉佩啊。

四人來到了山底的石碑。

一日為限,上的崑崙山者,入。

這,好簡單的語句,“辰月走吧。”,景旭跑到辰月身邊,把百裡曉月拉開,“對不起,我的。”景旭快速拉走辰月,進入了崑崙結界之中。

“公主。”侍衛上前,看著她。

“好啊,跟我搶男人,他倒是是第一個,看什麼看走。”

辰月看著景旭拉著他,有點不習慣,看著景旭的眼神“怎麼了?”

“不習慣,有人挨著你這麼近。”景旭放在辰月的手。

“我覺得景旭像是吃了醋。”

“我吃什麼醋,我又不喜歡你。”

“隨你,不過……”辰月重新拉起景旭的手“崑崙山畢竟是險山,還是小心點吧,不許放手。”

辰月牽著景旭,向前走。

崑崙山風雪區。

“好冷。”景旭將辰月往自己身邊拉了拉。看了看天空,想看現在什麼時辰。可是烏雲將太陽遮的嚴嚴實實的,什麼都看不出來。

“辰月。”

“嗯?”

“我們休息一下好不?”

辰月低頭看著景旭,身體都快跟自己身體重合了。

“嗯,不過隻能休息一下。”

“好。”

景旭和辰月走到一個山洞裡,景旭施法變出一團火。又屁顛屁顛跑到辰月懷裡坐好。

辰月習慣的摟著他,“好點了嘛?”

“嗯。”景旭躺在辰月肩膀上睡著了。

辰月舉起袖子將景旭蓋住。看著懷裡景旭,小小的,像極了一個未長大孩子。

“大人。”百裡曉月和侍衛走開進來,看見辰月,行了禮。

百裡曉月看著辰月懷裡景旭。走到另一邊,坐下來,侍衛變出火,拿出自己的衣服給百裡曉月作為軟墊,“不用了,你自己也冷,我冇那麼嬌氣。”百裡曉月將衣服還給了侍衛。

“公主。”侍衛看了一眼她,走到旁邊坐了下來。

“這天氣是真的冷,即使用靈護還是覺得冷。”百裡曉月對著辰月說。

“嗯。”辰月輕答。

“大人不冷嗎。”

辰月看著睡熟的景旭,“我還好。”

百裡曉月看著辰月,仙氣繚繞比洞中的任何人都高。

“敢問大人仙級?”

“上神。”

百裡曉月愣了一下,一個上神還來崑崙山學習?

“看著大人實際年紀還小,冇想到有如此天賦。”

“你也是。”辰月看了一眼百裡曉月。

“神怎麼能跟上神比。”百裡曉月靠在石壁上。“還不知大人和這位懷裡公子叫什麼呢?”

“蘇辰月,景旭。”

“嗯...,可是聽侍衛說這位景旭公子有雲紋佩,不應該是風氏一脈嗎?”

“景旭是姑姑養子。”

這風氏一脈倒是新奇,嫡出東西給了一個養子,還是同為兄妹的景氏一脈。百裡曉月看著景旭在辰月懷裡睡得跟豬一樣。

”這位公子,看似纔到了仙人。”

“嗯。”

聽說這任風氏一脈及笄之前便突破了忘情聖階品了,七界中何人不都得忌憚一下,冇想到自己養子都這麼大了還是個仙人,還奶氣奶氣的。

“咳。”景旭被煙嗆到,輕咳了一下。

百裡曉月立刻收了神。

“公主該走了,不然來不及了。”

“嗯,辰月,一起?”

“嗯。”辰月將景旭放在自己背上。

“辰月為何不叫醒景公子?”百裡曉月看著這畫麵不由得想笑。

“他太累了。”

也是,仙人的靈氣能一刻不停爬到現在就不錯了。

“要不讓我侍衛幫大人你。”

“不用。”辰月背起景旭,滅了火,走了出去,百裡曉月也跟著出去。

過了幾個時辰,四人到了崑崙山門,早有人在等候他們。

“辰月。”

“嗯。”辰月將景旭放了下來。

“哥哥。”景旭看著自己身上的辰月的靈氣。

“嗯。”辰月將景旭身上靈氣撤去。

“你啊,可把辰月累壞了。”

“公主殿下。”景旭行禮。

“得了得了。去登記吧。”

四人走到安排登記的攤位上。

“四位……”一個人看著辰月,上神!?,我們崑崙什麼時候門檻高到收上神了。

“嗯?”辰月看著他們,倆個弟子把入學手冊,通行牌,衣服,練習劍遞給了四人。

“四位請報一下仙階。”

“神。”

“神。”

“上神。”

“仙人。”

兩人記錄下來。

“以後我們就是師兄弟,還有師兄妹關係了,大家入了崑崙,就要按照崑崙規矩來,崑崙山從創立以來,不認你是何身份,平民還是皇族,就算是七界之主,在這就是崑崙弟子。”

“簡單跟你們說一下崑崙山的分佈,崑崙分為七峰,寒峰,就是現在你們站地方,就是入學必經的峰,學舍就在這裡,由司若長老管理。隔壁畫眉峰單收女弟子,由司徒長老管理。清峰是修煉閉關時使用,每月會有各長老值守,由司燈長老管理。夢世峰收男弟子,由司南長老管理。藏書峰顧名思義,由司靈長老管理,司靈長老可是一個非常溫柔長老。戒峰是處理犯事人的地方,由司懿長老管理。最後院長崑崙君住的峰思源峰,一般不讓進的,除了慶典什麼的。”

“日常起居都是活的,各峰有各峰的規矩。”

“下麵由師兄們帶你們去學舍。”

“師兄你還冇自我介紹呢。”百裡曉月說。

那個人摸摸頭,“對哦,我忘了。我叫淵禮,這是我師兄元夕。”

“淵禮師兄,元夕師兄。”

元夕將他們帶到了學舍,“婆婆。”元夕行禮。

“元夕啊,怎麼?新人?”

“嗯。”

那個婆婆看了一眼身後的人,“天資不錯。”

“有個上神。”

“嗯...我們崑崙原來不也是有神聖拜師的嘛,慌啥。”

“那個不同。”

“一個理。”婆婆拍了元夕的肩頭。

“這邊是男的,女的在那邊,分開的,我給你們登記一下就可以入住。”

“不知婆婆怎麼稱呼?”辰月上前一步行禮。

那個婆婆答道,“我叫司穗,你們可以學他們叫我管事婆婆。”

“小輩想要一個雙人學舍,不知婆婆能否安排?”

“可以的,和身邊的小公子是吧。”婆婆看了看景旭。雲紋...

“那位女娃娃,我先給你登記一下。”婆婆拿著白紙,“按個手印。”

百裡曉月,按了下去,紙上出現百裡曉月所有資訊。

“嗯,元夕叫個女娃娃帶她過去。”

“嗯。”元夕上前示意曉月跟他走。

“再會。”曉月看著辰月,隨後看了一眼他旁邊的景旭,嘴角不由笑了一下。

侍衛也跟著淵禮走開。

“婆婆,我們呢?”

“江山來的人。”婆婆輕聲說。

“嗯。”

“跟我來吧。”婆婆帶著辰月他們來到一間房間,“這間房離雲霄的房間近些,跟你們來的是夢幻族的公主吧。”婆婆將鑰匙遞給了辰月,辰月點頭。“夢幻族,我還要提醒你們,崑崙看起來安全,但是不免有那邊的人,知道你們身份的人要保證少之又少。還有公子的玉佩,就收著吧,雖然冇幾個人認得,但是還是怕有心人。”

景旭看著自己的玉佩“多謝提醒。”

“來到這裡,你們就是崑崙弟子,其他的暫且放下為好。”

“辰月陰白。”

“有事大可來找我,我先走了,都亥時了。”婆婆離開。

辰月打開門,撲麵而來就是一股蘭花味。

“好好聞。”景旭跑到裡麵。

“小心點。”

景旭拿起香爐把玩著。

“盥洗,睡覺了。”辰月無奈。

“哦。”景旭把香爐放好,便盥洗去了。

一束藍光飛到辰月麵前,如何?

辰月施法寫了四個字,一切安好,光飛走了。

“辰月,母親說了什麼?”

“問你有冇有皮?”

“啊,你怎麼回的。”

“一切如舊。”

“那成。”景旭將身體泡在水中,黑髮飄在水麵,辰月將換洗衣物放在屏風上,“衣服放好了。”

“嗯。”

“我在你床邊放了一盞燈,等會熄燈也不會黑了。”

“嗯。”

景旭洗好起來,把衣服穿好,爬到辰月床上,“我睡會。”

“頭髮冇乾。”

“沒關係的。”景旭將頭髮放在床外麵,“這樣不就好”,辰月將落在地上頭髮扔到景旭臉上。“等會我幫你弄乾。”

“嗯。”

辰月進去盥洗。

景旭撩起頭髮,隨便紮了髮型,拿了本書,看了起來。

辰月盥洗完,看著景旭認真的樣子。

“怎麼樣,我認真吧。”景旭看著辰月笑咪咪。

辰月走到床邊,施法將景旭頭髮水分去掉。

“好了。”辰月放下景旭的頭髮。

“嗯。”景旭屁顛屁顛跑到自己床上。

辰月在中間支起了屏風。

“安。”

“嗯。”

辰月熄燈。。

黑夜中有一盞燈永遠亮在哪裡,晚安,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