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老人很迫切,他們時光無多,冇有歲月可以耽擱,急需研究出成果。

所以,舊術實驗班選擇的都是高校學生,而非從孩童開始,前者年齡大一些,悟性更強。

散術都出自舊土,那些組織、研究機構認為,從源頭恢複舊術研究,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最為重要的是,既然所有神話傳說等都源自舊土,這裡或許有什麼“神秘因子”也說不定。

隻是這種認知與絢爛的深空科技文明相悖,不能列在紙麵上。

但是,一些身份背景驚人的老人到了晚年後,似乎尤其信這些神秘學。

他們所求的是什麼?更久遠的壽命,希冀從神話中挖掘,沿著前人的足跡追尋到不死之路等。

儘管冷靜時他們自己也知道,這多半是夢幻泡影,可如果時光無多,而自身又掌握有龐大的資源等,為什麼不去試試呢?

所以,舊土開始被關注,一些“研究”相繼在此展開,投入大量的資金。

人性自古相通,從秦皇開始到現在,許多人都不能免俗。

這些年來,一些財閥中的老人一直在推動,想要獲得“新生”,資助了很多研究機構。

當然,舊術研究隻是他們關注的方向之一,有實力去推動“生命變革”的人,不可能將希望隻寄托在一項研究中。

長年以來,各大財閥資助過各種基因團隊、生命研究所等,有些項目已經取得驚人的進展。

比如數種抗衰老藥劑,已有了初步的成效。

舊術研究隻是他們所投資的數十個“續命項目”之一。

其實這些“續命項目”彼此間也有交集,尤其是在投資人的乾預下,有時會相互合作。

比如,王煊他們平日的食物,補血益氣,養精神,且有部分抗衰效用,其中的成分與配比等都與一家藥劑研究所有關。

舊術實驗班的人平日消耗心神過重,但無論多麼疲累,經過食補等配合,很快就能恢複過來。

對於每天都在研究與演練舊術的人來說,這是福音,一段時間過後他們的體質都有明顯的提升。

此外,有些生物基因團隊也希望合作,主動找上門來,想從基因方麵入手,幫助實驗班的人改變體質。

其中一支基因隊伍專注於線粒體的研究,通過改變端粒的長度,理論上可以達到增加壽命的效果。

當時所有人都牴觸,雖然號稱是舊術實驗班,但他們不是小白鼠,絕不會同意那樣做。

王煊得到訊息後,險些直接退出,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接受。

他精研體術,琢磨冥想法,研究采氣術等,是一個循序漸進改變體質的過程。

在他看來,這種基因工程粗暴的改變現狀,可能會留下不可彌合的隱患,與他觀念不相符,非他所求。

事實上,這項合作很快就被上麵否決了,說話有分量的人開口,認為技術還不夠成熟。

事後有小道訊息傳出,來自新星的學生中有些人身份不簡單,他們的家人不可能讓他們冒險。

同時,也是一位有背景的同學意外透露,新星那邊有些“狀況”,有人在舊術上練出了名堂,所以,他們這些人才趕到舊術發源地,甘願深入參悟。

但事後他不承認,說那些都是醉話。

王煊覺得,他可能說漏嘴了。

但秦誠卻相信,那就是醉話,因為當天就是他灌醉了那位同學。

王煊認為新星那邊或許發現了什麼,所以某些財閥的後人纔會加入實驗班,開始研究舊術。

此刻明月高掛,在深秋中略帶冷意。

秦誠接了個電話,不斷點頭,而後轉身對王煊歎道:“當年,周坤不是醉話啊,他確實說漏嘴了。”

在電話中,他得到最新訊息,新星那邊近期出現的一鱗半爪的傳聞,有了模糊的指向,似乎與幾起神秘現象有關。

早在三年前,那位來自新星的同學周坤就給予了他們提示!

儘管是因為醉酒,並非他本意想告知。

“你一定要獲取一個前往新星的名額!”秦誠道,然後告彆,轉身離去。

身為舊術研究班的學生,他們的宿舍區較為安靜,因為平日需要冥想以及練體術等,不容打擾。

每人都有獨立的房間,且被提供由深空送來的特殊食物,可以說“舊術研究”這個項目很受重視。

清晨,王煊起床,演練一種名為金剛拳的體術後,安靜下來,開始迎著朝霞練采氣術。

按照老教授的說法,采氣術、冥想、內養法等,必須精通一兩種,這是舊術根之所在,力量的源頭。

體術,比如形意、金剛等,都是根之上的枝葉,唯有根係強,才能枝繁葉茂。

王煊自然無比重視,對所有“根法”都有涉獵,後來更是有選擇的精研。

校園這片區域大樹較多,草坪上滿是黃葉,此時很寧靜。

王煊閉著眼睛,沐浴朝霞,他在采氣,結合內養法,心中想象著接引來一縷又一縷金色霞光,將自己淹冇。

雖是內養法,存想於心中,但他的身體似乎真的發熱了,感覺像是被金色光焰繚繞著。

如有人在附近,一定能看出王煊身上的一些異常,他身上的朝霞比彆人“濃鬱”,像是有一層火光在流動。

王煊一邊采氣,一邊動用內養法,雖然隻是在心中存想接引金霞的樣子,但現實中似乎真的在發生。

他周身滾熱,最後更是酥酥麻麻,有一股勁力在身上鑽,先是痠痛,而後又覺得很舒服。

他這種異樣的感受,是在近期纔出現的。

王煊知道,由於常年練采氣術,並結合內養法,他現在開始“收穫”。

昨天夜裡,他的右手猛力按下去,直接在粗大而堅硬的樹乾上留下清晰的手印,就是“根法”逐漸有成的體現。

在舊術這條路上,他有了長足的進步。

實驗班中,秦誠、周坤等人雖然也都在練舊術,但大多都隻是體質提升了,像王煊這般采氣入體,內養己身,算是僅有。

秦誠、周坤等如果對上普通人的話,一個人能對抗十幾人冇問題。

常年練舊術以及長期服食稀珍藥膳,讓他們的身體素質提升了一大截。

王煊在冇有采氣前,就已經比同窗強很多。

所以,秦誠一直為他鳴不平,如果單以舊術對抗的話,根本冇有人能夠與王煊並論。

甚至,他僅動用一隻手,應該就可以壓製舊術實驗班中的任何一位同學。

王煊身體滾熱,到了後來甚至有些發燙了,從血肉到骨骼,似有一道道細小的電流在經過。

這是采氣、內養有了一定火候的體現。

王煊在心中存想一縷縷朝霞進入身體,而後又存想體內有黑色濁霧自體表散發出去。

以此對應,他的身體出現異常,新陳代謝加快,身上排出一些黏糊糊的汗液,濕漉漉。

他覺得,血肉像是在被朝霞洗禮,內外澄淨,精氣神異常充沛,全身充滿了力量。

清晨的陽光穿過樹林,讓幾縷薄霧都帶上淡金色彩,四名年輕男女散步走來,兩名男子隻是偶爾說上一兩句話,主要是兩名女子在談論著什麼。

其中一名女子非常靚麗,一直在說話,不時發出笑聲,一看就是活潑跳脫的性格。

另外一名女子很柔美,有種書香氣韻,帶著溫和的笑。

他們也是舊術實驗班的學生,來自新星。

“你們看,那不是王煊嗎,他的身體怎麼像是在發光?”青春活力十足的那個女子開口,漂亮的眼睛睜得很大,懷疑自己是否看錯了。

那個有些文靜的女子訝然:“他該不會練成采氣術了吧?”

兩位男子中的一人很吃驚:“實驗班中……竟然真的有人練成了!”

但很快他又搖了搖頭,因為他知道,現在這些已經失去意義。

另一名男子也開口:“可惜,舊時代的術終究是過時了,現在被正式放棄了,不久後我們就要回新星了,那邊又有了新發現,把握住機會,新的時代可能要來了。”

幾人來自新星,都瞭解最新內情,舊術被認為過時了,已經被拋棄,現在有了更好的選擇!

恍若隔世的感覺,規則都變了,新書期間就可以投月票了,請大家支援下吧。

下午、晚上還有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