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你下一件要做的事情了。你正好要呆在這裡不是嗎?就在這兒。在主物質位麵,挑選一百三十二種動物,可以比這個數目多一點,不超過六百,但不可以比一百三十二少。要健康,優質,基因良好,活的,每種十隻。把它們送到我們的新家唯星奇麵來。《破爛蘑孤》可以保障它們的生存。稍後我會告訴你目的地的詳細座標。”

“我可以用傳送陣把它們遠程送去。”涅塞想了一下回答。

“你確定?我們說的可是主物質位麵普通的動物。毛茸茸,會亂跑亂叫,一不小心就會被捏扁,一嗅到不對的氣息就會應激到驚慌失措的倒黴小傢夥。我可不想在路上讓它們患上不可緩解的心理或者生理問題。”

以查隨意地笑笑,“走位麵通道也花不了你多少時間。那邊會有靠譜的看守者迎接它們的到來——有可能就是我。放下這些小傢夥你就可以走了。”

那還好。涅塞能聽懂惡魔的言外之意,不同的一百三十二種動物,每種十隻,帶著動物從他們腳下的大地上逃跑,聽起來很像一個惡趣味的遠古寓言故事。

蒐集起來倒冇有太大難度。要帶著一大堆普通動物穿過位麵通道或許會有些麻煩。但有了巨靈之歌的幫助,似乎也冇什麼問題。

“為什麼需要這些動物?”隻剩兩個問題了,涅塞想了想,問出其中之一。

“建立聯絡。”以查輕快答道,“主物質位麵的環境還算好說,想要標定生態,當然需要具體的生物物質。想聽細節的話等你來了再講。”

“這些動物會被犧牲掉麼?”

“冇錯。經過縝密而用心設計過的操作。可不能死在路上。聽聽這麼做的結果是否會讓你舒服一些?它們的奉獻會帶來巨大的意義。如果主物質位麵經受不起這次的混亂,或者乾脆在歸零中坍縮的話,它們在唯星奇麵留下的結構會是種群延續的關鍵。”

“您說……種群延續?”

“它們會作為火種,是的。我會徹底的拆分和重組它們,以達到最大的適應性和表現出最平均的狀態,所以好好挑選吧。如果九大位麵的末日真的到來,萬物崩潰之時,你挑選的這些物種會在唯星奇麵上存續下去。你的選擇非常重要。”

以查想起什麼似的,笑了一聲,“選擇人類也可以。畢竟人類也是普通動物。希望這不會給你帶來額外的壓力。應該冇有吧?”

當然有。

幾乎是明白惡魔老師意思的瞬間,涅塞就感覺胸口悶的喘不過氣。

這件事的意義他現在完全清楚了。主物質位麵很可能在不久後的將來毀於一旦。如果這個可能性成為現實,他所選擇的一百多對物質生物會獲得繼續存在的機會,而其他的物種則會徹底從世界上消失。

主物質位麵上的生物種類何止萬種,要在裡麵選出一百多種生物活下去,讓剩下的去死,即使現在隻是在心裡假設一下,這個選擇已經足夠困難。

但可怕的不止如此。

這件事也同時意味著,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他想要幫助人類獲得繼續繁衍的機會,就必須選中十名人類,把他們送到遠離故鄉的星星之間,讓他們在孤獨和絕望中死去。他不知道以查具體會對他們做什麼,但完全可以想象他們將會受到的折磨……

“我不能這麼做!”他下意識叫道,“冇有人應該承受這些!”

“為什麼?”以查抬起一邊眉毛,似乎對他的反應有些驚訝,“這是備用措施。絕對必要。隻會有益,不會有害。”他認真地看了他一會兒,緩和了口氣:

“我知道了。你又陷入了人類的道德困境?如果你不想對自己的同胞動手,隻需要不選擇他們就可以了。我並冇有強製要求。你源生自主物質位麵,在這方麵我會給你完全的信任,如果你覺得哪些物種值得留存,那就留存好了。不選擇人類也無所謂,反正還有矮人,精靈,地精,在我看來都差不多,我對此也不會有任何意見。”

這段話讓涅塞感覺更糟了。

冇有強製要求纔是問題所在。這件事的選擇權完全交給了他!如果他選擇備份人類的話,那十個人的悲慘死亡將百分之百成為他的責任。但如果他不去選擇的話……又等於放棄了全人類很可能是最後的希望。

“為什麼要我來做這個選擇呢……”他緩緩地說,感覺如鯁在喉,“我現在是全人類的公敵……也不能算作是人類的一員。不應該是由我來做這個選擇……”

“奇怪。明明是一件大有益處的事,我還以為你會喜出望外呢。”以查攤開一隻手,“為何會苦惱呢?難道我要把你置於毫無選擇的境地,你纔會舒服起來?”

“我……”

理所當然的,他的話被打斷了。惡魔打了個響指,金屬框架和破碎的木板夾雜著斷裂的磚石從四麵八方飛來,把他捆了個結結實實,隻露出個頭。涅塞徒勞的掙紮著,以查身子不動,伸長脖子,把頭顱變成了原來的五倍,血盆大口直接對著他的臉:

“不照做的話就吃了你。啊哦————這樣可以嗎?”

眨眼之間,他又把涅塞放開了,脖子也回到了原來的長度,繼續搖搖晃晃地坐在書櫃上。

“現在冇有什麼可以阻礙你了。你都是被逼的唄。小夥子,你還有什麼話對我說冇有?”

涅塞沉默著。

我應該怎麼辦?

這是仍然是他最想說,但事到如今,完全說不出口的話。

惡魔等待著他的應答。

“冇有了……我會想辦法的。”他最終說道。

“太棒了。有事心歌聯絡。再見。”

以查因特留下座標,飛快地離開了。

涅塞有機會把他攔住——惡魔會考慮他的想法,解決他的疑問的,就像之前的許多次一樣。他事實上也考慮了他的想法,解決了他的疑問。

可是這還完全不夠。

啪嗒。

好像為了讓他更難受似的,緊接著有個敏捷的身影從窗外翻了進來。

薇妮走到他麵前,盤腿坐下,一隻手放在懷裡,笑吟吟的,“冇想到你竟然有客人。”

涅塞死死地望著她的灰綠眼睛。

“又心情不好?總是心情不好呢你。”薇妮支著腦袋,又道,“有什麼不開心的?”

不開心的……

人類有備份計劃可選,薇妮又出現在了他的麵前。這些都是有益的,積極的,意想不到的進展。

他冇有道理不開心。絕對冇有。

“因為我隻是普通動物。”

他慢慢地歎了口氣,“普通動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