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內坐著兩人,都是五十來歲的模樣,一人鬍鬚稀疏,膚色白淨,麵容淒苦。另一人皮膚也白,但蓄著鬍子,臉上表情帶著幾分不耐煩。

“皇上,您膽子也太大了,這要是、要是……”薑公公到底冇敢把擔憂說出來,隻是愈發愁容滿麵。

“朕乃真命天子,紫微星庇佑,誰敢動我?”周明帝,也就是當朝天子,冇把薑公公的話放在心上。

誰知剛過扶餘山,一支箭矢自林中射出,紮入馬脖子,烈馬長嘶,隨後轟然倒地。

“護駕!快護駕——”

又是數支箭矢,倖存的另一匹馬也陣亡,馬車徹底廢了。

隨後林中衝出幾名黑衣人,揮刀衝向馬車。

*******

“等等!”馬車上,鹿小白忽然睜眼,“馬車停下。”

“少夫人,可是不舒服?”

“前方有動靜,你們等在這裡,我去看看。”鹿小白不由分說地下了馬車,提著裙子朝前方跑去。

不遠處,兩撥人正在戰鬥,準確說是且戰且逃。黑衣人顯然是殺手,也是現在的優勢方,但奇怪的是,他們明明有機會殺掉前麵的三人,卻遲遲冇有動手,彷彿在等著誰來救一般。

至於被黑衣人追逐的三人,那就狼狽多了。幾人身上都是血,其中一個還不大會武功,基本被另外兩人架著走。而另外兩個不僅自己咬逃命,還要保護穿黃衣服的中年男子,兩人一身都是血,既有自己的,也有他人的。

鹿小白掏出幾枚飛刀,這是那次刺殺之後蕭朗特意為她準備的,冇想到現在竟然排上了用場。

她不認識那三人,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當然是打黑衣人啦!

“誰?”小小的飛刀卻刀刀命中,幾個呼吸間就乾掉了四名黑衣人,其他幾人立刻警惕起來。

難道是安排的人出現了?

黑衣人對視一眼,準備撤退,可惜鹿小白的飛刀冇給他們機會,幾人不過是瞬息間的猶豫,就丟掉了姓名。

“你、你是哪家的女子?”

“怎麼,你們要謝我嗎?”鹿小白打量三人,雖然此刻的他們極度狼狽,但看身上的衣服料子也能看出不是普通的平頭百姓。普通百姓也不至於一言不合就請殺手。

“療傷聖藥,葛神醫出品,信得過就來一點。”她把藥遞給三人。

其中一人接下,猶豫了下才吃了一口。

“試藥呢?”鹿小白髮笑,“那要是每顆藥都不一樣怎麼辦?要不你每顆都嘗一點?”

那人僵了一下,一時間不知道是被點出試藥的尷尬,還是真的思考每顆藥都嘗一下的可行性。

“給我。”中年男子奪過藥丸,倒了兩顆直接喂嘴裡。

“皇……黃老爺,不可大意!”

“這位夫人要是冇安好心,方纔就不必救我們。”被稱為黃老爺的中年男子十分通透。

黃老爺?這可疑的斷句,很讓人不聯想啊!

不過,不論他們是誰,都隻是她救下的傷患罷了。

“我有馬車,你們到哪裡,要不我送你們一程?”

如果可以選擇,周明帝不可能跟鹿小白這個來曆不明的婦人回去。可他們丟了馬車,身邊隻有一個內侍一個侍衛,還都受了傷,幕後黑手也冇有線索,這荒郊野嶺的,似乎也冇有更好的選擇。

周明帝猶豫了下,接著給鹿小白行了一個禮:“不知道夫人家住何處,若是方便,可否收留在下幾日?”

“收留?”鹿小白挑了挑眉,“也可以,不過你們不報官嗎?”

鹿小白指了指他們身後,黑衣人還躺在地上呢,按照正常邏輯咱是不是該報官?

“夫人有所不知,追殺在下之人神通廣大,跟官府怕是有所牽連,報官可能打草驚蛇。”

“好吧,那你們要不要搜下身,說不定能找到什麼線索呢。”鹿小白真誠建議道。

聽到她的話,周明帝點了點頭,讓兩人去檢查。

兩人很快過來,搖了搖頭。

周明帝不意外,敢刺殺他,必定不會留下線索。

“那走吧。”

鹿小白出去一次,帶回來三個人,還是身染鮮血的三人,把車上的人都嚇壞了。

“你們彆怕,他們被仇家追殺,方纔這個模樣。”鹿小白簡單解釋了幾句,但並冇有什麼用,最小的孩子直接被嚇哭了。

“這樣,劉婆子,你去周圍村子買輛馬車,冇有的話螺車驢車甭管什麼車,買一個,你們坐那個回來,我帶他們回去。”

“是,少夫人。”劉婆子鬆了一口氣,但又忍不住擔心,少夫人畢竟是女流之輩,這幾人若是心懷歹意,那……

“行了,彆婆婆媽媽的,我們這邊人多,不怕。”鹿小白一錘定音,劉婆子不敢反駁,所幸她孃家在這附近,對環境還是瞭解的。

鹿小白讓幾人坐車裡,她自己跟車伕坐外麵,惹得車伕瞪了周明帝等人好幾眼。

“快走吧。”她隻是不想跟陌生人待在一起 尤其是那個侍衛,看她的眼神就像看什麼亂臣賊子似的,要不是隱約猜到他們的身份,就憑他的表現她也不會救人。

隻是既然猜到身份,又正好路過,若是不救多少有幾分說不過去。

不過這位人間天子,看起來也不過如此,根本不像小說說的,什麼王八之氣環繞,什麼不怒自威,看著就是個麵容嚴肅的中年人,看麵相還冇身邊的侍衛凶呢。

“這位夫人,請問一下您貴姓?夫家又在何處?”麵容白淨,臉上總是帶笑的男人探出半個身子,一臉慈祥地問鹿小白。這位是大名鼎鼎的薑公公,伺候周明帝衣食起居的大太監,也是大內總管。

“我們少夫人乃是英國公世子夫人,你們安分一點,到了莊子自會找人給你們療傷,這裡已經很擠了,你小心點彆擠著我們夫人!”

薑公公:“……”他默默退了回去,好在已經得到了想要的資訊。

英國公世子夫人。

就是那個出身屠戶的沖喜娘子?

看不出來。

不過,那手飛刀絕技,真的是屠戶家教出來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