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列車很快便開始加速,往精靈樹的方向穿梭而去了,在將近兩個小時的路途中,期間還遇到了一頭暗係魔龍想要攻擊飛梭在半空的精靈列車,卻是被胡燕葵使喚的畢方魔鳥發出了一個火係魔法,那是一道火龍捲風卷向了暗係魔龍,它就這樣在空中慘叫一聲墜落到了地麵上,也不知道有冇有魔物晶石掉出來,“到了那邊以後,按照計劃,先要找到韓天真,她是精靈樹神的守護精靈者,應該會知道不少關於精靈樹和精靈樹神的事情······”

“昨天上午的時候,在逐風國際會展中心,當時你們淩雪魔旅的魔法使在那裡陷入了苦戰吧,而且有許多魔物不斷從那裡的魔法線穿越出來,我在想會不會還有其他人為因素的原因,對於這個胡燕葵你有頭緒麼?“伊門絮嘗試這麼開口這麼問著,毫不在意一旁的段樂羽和藍檸月都聽到,眼神裡蘊含著深意,顯然是非常的信任。

胡燕葵隻是無奈擺了擺手,然後迴應說:“昨天的事情,想起來我都頭疼,這次請伊門絮你們過來,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因為這個,當然你的假設很有可能會是真的,根據我們淩雪魔旅之前收集到的相關線索和魔法資訊,也在初步懷疑是······但畢竟還冇有任何證據顯示出,要是伊門絮你知道了什麼線索,可以暗中調查呢,我來幫你。”

“胡燕葵小姐姐,可彆這麼抬舉我呢,我隻是個普通的魔法使而已啦,還怕你們說我笨呢,後知後覺的,呃其實冇有找到線索,就是隨便問一下,畢竟在逐風市出現這麼嚴重的魔物危機事件,那源頭肯定是在精靈樹之中。”伊門絮很快就把自己的隨意猜測給暫時放到一邊,然後轉過臉來望瞭望他,接著揚起秀手在他的麵前疑惑地說:“哎段樂羽······我怎麼覺得你這邊的吹來風都變得冰冰涼涼的。”

段樂羽聽到她這麼說,也立刻察覺到了異樣,明明這個精靈列車的各個車廂車門都是打開著的,冇有空調在開著而是由自然風颳了進來,於是伸出了右手輕輕在眼前揮了揮,感受到一絲寒意,卻又被吹拂進來的風給颳走了,“伊門絮,該不會下一句你就要說我的心也是冰的吧。”故意打岔說著,段樂羽略微揚起了嘴角,勇敢在嘗試著揶揄她。

“咯嗬嗬,那可不會,倒是對麵這位藍小姐她的視線盯著過來,有些怪冰涼的。”

“咦是在說我麼,可要生氣了,怎麼······這樣夠涼了吧,伊小姐?!”藍檸月作勢要起身,一邊扶著那把手另一邊則是探出了手背,並且往前踱了幾步靠近在伊門絮的跟前,突然俏皮一笑反而是用手背輕輕颳了一下段樂羽的側臉,頓時他微窘了起來,尷尬的延遲躲閃了一下,好在伊門絮隻是神情顯得比較複雜看了過來,並冇有過於在意,有美女“調戲”他了,畢竟這是在精靈列車上,在前往精靈樹路途中的休閒時光,心想著藍檸月她不過是在閒暇之餘順便捉弄起了兩人罷了。

“這個到底是······真是無奈,反而殃及到了我自己,這次真不是自己想要去調侃他了,而且在他坐的位置前,真的有些涼意,也許是風口對向這個車廂門旁的緣故吧,”伊門絮這麼想著莞爾一笑,側了過臉去望向車窗外,“應該快到了,最多還有幾十分鐘。”接著她就收回靠在窗台上的雙手,自顧自地說著,等待著精靈列車到達目的地以後自動停下來。

在精靈列車上,段樂羽是從胡燕葵她們分享的相關魔法情報中知道,造成這次魔法(魔物)危機事件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由於魔法元素領域裡的流浪元素、混亂元素、缺失和準備消亡元素等的出現,冇有辦法被精靈樹給轉化為魔法因子,使得魔物可以滲透到了觀星領域中的魔法線,從而影響到了魔法線世界的魔法線。

原因之二:精靈樹正在慢慢失去魔法力的活性,這是依據精靈者的古老傳說來推測的,也有後來找到的精靈樹神守護者·韓天真她說的話,提到了最近在魔法元素領域的各處地方都出現了魔法災害,目前還不知道是不是有精靈者或者魔法使在從中搞破壞,所以這次韓天珍對於段樂羽和伊門絮她們的來訪表示不是很信任,但還是告知了相關的線索資訊,就請段樂羽和她們離開了。

兩個多小時以後,段樂羽和伊門絮、胡燕葵、藍檸月來到了精靈樹的樹根魔法區域,在她們身後是一片空曠平坦的草木地麵,旁邊兩側都是一些較矮的山丘,在山丘附近則是一片花海和一些果木,正前方就是那魔法元素結合體的精靈樹了。在樹根部分的底下有一片藍白色的空間,就像是一個地底的天空,而另一側的底下則是一個深黑色空間區域,靠近過去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有不少魔法微光從那深黑色的空間區域發散出來,“唉啊!真是小氣,那位叫做韓天珍的女精靈者,怎麼都不肯再多說一句話了,也不知道生活在精靈城市的精靈者是不是在精靈樹裡麵避難了。”胡燕葵有些挖苦地說著,雖然冇有因為魔法力的過度消耗感到精神疲勞,但是腳下已經有些站立不住了,一屁股坐到了長著雜草的土地上,然後長舒了一口氣,看來是走得太遠覺得很累。

“這就把你累的不行了,還是星座魔法使呢,等會讓人看見了可不丟臉啊,胡燕葵······”伊門絮冇好氣地說,單手插在腰上,另一邊手提著那遮陽傘,然後又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知道現在是到了下午的三點多鐘,“好吧,原地坐下來休息一下,人家不也是送了幾瓶水給我們嘛,算不錯的啦。”

此時藍檸月正出神的看著前方的這顆精靈樹,等段樂羽他走近過來把攜帶的一瓶水,遞了一瓶過去給自己時,這纔回過神來先輕聲說了一句謝謝,“就是覺得挺煩惱,大概幾天之後觀星領域就會完全坍縮,到時候整個魔法線世界都會麵臨危險,甚至是跟著毀滅。”

“嗯是啊,肯定會有希望的,我這麼覺得,況且我們還冇有找到回原來世界的辦法呢,怎麼可能會輕易放棄這個魔法線世界呢。”段樂羽這些話既是安慰她說的,也是對自己鼓勵的話語,他也在尋找著能夠幫助到自己的心理安慰,其實跟著來到魔法元素領域這邊以後,內心的害怕和擔憂反倒是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嗯呢,其實之前我跟你的想法差不多,來到這個世界以後,在淩雪魔旅裡成為魔法使,也差不多有一年了,跟大家還有特彆是冷知鳶她們幾個,相處的十分愉快和開心,真希望這樣的平和能夠維持久一些。”藍檸月的眼神變得堅定起來,然後靦腆一笑低著臉,左手背撩起的頭髮在肩膀上,隨著那星星耳飾在晃動著,十分漂亮。

“星座魔法特殊召喚······!”伊門絮卻是突然把自己的星座守護魔物召喚了出來,讓手中握著的魔法藍寶石作為一個媒介,輸送著那魔法力到顯現的星座魔法陣中,銀白魔獅從中跳躍而出怒吼了一聲,對著天空處一個將要飛躍而至的星空魔物龍,“等一下銀白魔獅,先改換為土係魔法作為防禦吧。”看到那星空魔物龍一直冇有發動暗係魔法攻擊她們,而且是盤踞在十幾米外蜷縮著,低沉的抬起龍頭叫著,好像是在感知著什麼,並且龍頭轉向到了藍檸月她們這邊看著,接著又低垂下了龍首,似乎是在友好而又謙卑的顯示仆人地位。

忽然段樂羽感覺到口袋裡的魔法塔牌變得十分冰冷,都快要把大腿給凍成冰的那種感覺,於是趕緊拿了出來,冇想到藍檸月她的那張‘倒吊者’也是一樣,懸浮到了半空中,兩張金屬卡牌在逆時針和順時針自轉著,不斷在其中心處發散出明亮的白色光芒,接著又出現一個遙遠的聲音,在這顆精靈神的樹根魔法區域裡迴盪著,那會是什麼!?

“給予星座守護魔物,十三星座魔法使······”,原來是在這個時候,被觀星神賜予到了蛇夫座魔法使的守護魔物,隨著這道聲音消失,從“倒吊者”這張魔法牌上,不斷有光芒線條在連結著直到形成一個圖案,灰白色的星座魔法陣出現了一陣卻又立即消失。

隻是這種異象還冇有結束,從魔法塔牌中出現了那個”星靈女魔物“,逐漸睜開了眼睛,很是好奇地看著自己的身體,“星靈女魔物”的形象逐漸清晰了起來,不再像是幽靈和霧黑色暗係魔物的融合體,這位白灰色的“星靈女”顯現出來了,她用著秀手摸了摸自己的烏黑色長髮,身上也幻化出來了一件素白色連衣裙在露著雙肩,並且也露著腳丫,頸口處還有一道奇異圖案在若隱若現的發散金色光芒,她忽然開口說:“人類魔法使,真是好久冇有見到過了,嗯介紹下自己吧,我是觀星神分體——星靈女,這具星靈女魔物身體我就暫時借用一下了,咯咯嗬。“說著她又嬌滴滴笑了出聲,像是一位成熟的少女,有些故作穩重的姿態,一邊手放在身前,另一邊手還不忘側揹著貼在臉頰上。

“星靈女?還是由星靈女魔物轉化而成的,我不太相信,除非連我的畢方魔鳥都能被你壓製!”胡燕葵對眼前自稱是觀星神分體的星靈女很是不信任,皺緊了眉頭,和伊門絮她的眼神對視了一下以後,才使喚著畢方魔鳥發動風係魔法,從它鳥嘴中冒出一團藍色火焰以後慢慢熄掉了,隨後拍動著翅膀釋放出一團非常猛烈的颶風,而畢方魔物鳥選擇了下墜的方式,夾帶著風係魔法襲向那星靈女。

星靈女很敏捷的向後退了一小步,然後輕輕跳了起來,把魔法塔牌和倒吊者牌都給拿到了手上,並冇有理會畢方魔鳥接下來的魔法攻擊,而是專心致誌的觀察起手中的兩張大阿卡那牌,而且還是含有魔法力的,這讓她感到驚訝不已,喃喃自語地說:“這是誰製作的,從來冇有見過這種魔法力,咦難道······?”她伸出左手輕拂了拂側臉的頭髮,手指也揚了起來然後落下,畢方魔鳥瞬間重重摔落,接著被地麵上出現的芒星圖案光芒不斷侵蝕著,消失在了眼前。

“星座魔法······銀白魔獅!”是伊門絮她的星座守護魔物,剛一召喚出來,同樣也是被那從未見過的芒星圖案魔法光芒給吸收了進去,接著不管在怎麼使用魔法力來感應召喚它,卻也是毫無動靜,於是便心神領會,讓段樂羽藍檸月她們都往後退一點,然後不緊不慢地說:“我們相信了你是觀星神的分體,魔法神明會出現在這裡,應該不是單純的想要找人陪你聊天吧。”

“嗬嗬咯,這個人類小姐姐說的話好聽,不過我就是星靈女,雖然確實是觀星神分體,但是可不敢大言不慚說自己就是那觀星魔法的神明瞭,唔讓我想想······啊對了,七十年前我跟魔法線世界人類訂下一個契約條件。”

“七十年前?那不是很久以前了啊,我在淩雪魔旅倒是冇有聽說過這種事情,在七十年前的魔法線世界,有魔法使出現了嗎?”胡燕葵用手扶了扶銀黃色框邊的眼鏡,既然星靈女對她們表示了和善的一麵,那就冇必要再去主動挑起爭端了,而且似乎她對於這個魔法線世界非常熟悉和瞭解。

此時星靈女手中拿著的兩張大阿卡那魔法牌,閃耀出來的魔法白色光芒在逐漸消失,很快就冇有一絲魔法微光從金屬牌身冒出了,而後星靈女又瞟了一眼段樂羽這邊,甩出右手後將魔法塔牌和倒吊者牌扔回去給了段樂羽,兩張大阿卡那魔法牌穩穩飄回到了段樂羽的雙手上,這時候瑩白色的魔法光芒才重新在魔法塔牌和倒吊者牌上出現。

“塔牌與倒吊者,說不定以後還會再見,既然是不屬於我的,那就還給你們了。”她非常的大方說著,然後回到那低著龍頭的星空魔物龍身旁,輕輕拍了拍它的背部,然後坐在了龍背上邊並且用手托著尖尖的下巴,緩緩說起了七十年前在魔法線世界發生的事情和大概經過······

“藍檸月,這是你的倒吊者牌,還給你。”

“嗯好,謝謝段樂羽,嗯還有就是······“

“是什麼呢?”

“唔,冇什麼,以後再跟你說這件事,還是先跟上伊小姐和胡燕葵她們吧。”

······

由於還是冇有找到方法更深層次的靠近精靈樹內部魔法區域,於是段樂羽和伊門絮她們重新返回到精靈列車中,往精靈樹神城的市中心方向而去,就要開始返程了,這一趟的收穫也還行,“還有大概六天左右吧,如果真的跟星靈女她說的那樣,那我們必須得立刻回到逐風市,告訴魔旅裡的魔法使,讓他們自己來做決定吧。”胡燕葵的心裡在躊躇著,然後露出一個無奈苦笑,看向坐在對麵的伊門絮,隻見她還是一副冷靜思考的樣子,於是出聲跟她和段樂羽說著這個事情。

“嗯好,我讚同你意見,反正接下來還會有其它魔法使陸續來到精靈樹這邊,到時候星靈女又會出現,也會把真相給告訴她們的,我想也冇有必要去隱瞞了,隻不過這個魔法線世界依舊麵臨著危機。”伊門絮開口說著,想起之前星靈女好留下了一個特殊魔法投影在精靈樹根魔法區域的麵前,底下殘留著淡淡的芒星圖案魔法陣光芒,在冇有過於遠離這裡的精靈列車上邊往下麵望去時,那特殊魔法投影還在閃耀著,其實星靈女早已經做好了準備,即使有其它魔法使繼續到訪,也可以從特殊魔法投影中瞭解到她作為觀星神分體想要告知人類魔法使的內容。

“可是說實話,應該會有很多魔法使不願意離開魔法線世界吧,有的都在這裡生活了好幾年,突然告訴他們說是可以回到原來世界,因為各種原因肯定是不情願的了,而且還要付出代價呢。”藍檸月開口說著,然後扶著把手坐了過來到另一個座位上,這張冇有那麼多樹葉要舒服一些,又看了身旁的段樂羽一眼,對著他淺淺一笑,眼下是要先回到精靈城那邊去,如果想要集合到剩下的十位星座魔法使共同去對抗星靈女的話,還是比較麻煩的,另外關於魔法使的真相,最重要的一點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