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理一係列手續,並領取美洛狄的隨身物品後,蘇曉走出監獄,美洛狄一直不遠不近的跟隨,看那神情,似乎是隨時準備逃。

“我給你10分鐘時間逃,現在…開始。”

蘇曉拿出塊懷錶,開始計時。

“如果10分鐘後我被捉到會怎麼樣?”

美洛狄很聰明,她並未在第一時間逃,贖一名有詐騙前科的白女巫,可是要付出一大筆金幣。

“剝了你的皮。”

“哈哈,這是我最近聽過最好笑的……”

美洛狄笑著笑著就笑不出來了,不知是錯覺還是怎樣,她感覺對方真的有可能這樣做!

“你想得到什麼?我的身體?彆想了,我是個很固執的人,如果你對屍體感興趣的話,可以嘗試占有我。”

美洛狄的麵色嚴肅起來,她知道,現在是個機會,危險的機會,她很缺錢,而蘇曉似乎很富有。

“說完了?”

“額~大概是。”

“跟上。”

蘇曉抬步走向一間酒館,布布汪已經在裡麵等,此時是早九點,那家酒館內基本冇什麼人。

五分鐘後。

嘶~

足有拳頭粗的啤酒杯被注滿,溢位,酒保拿起木尺,颳去杯口的白色啤酒沫後,用木尺輕敲酒桌,啤酒沫被震飛,整套動作很嫻熟。

一大杯啤酒被放在蘇曉身前,透明啤酒杯的酒水橙黃,還有氣泡快速上湧,發出悅耳的嘶嘶聲。

安靜的酒館內,蘇曉與美洛狄在角落處的木桌前對坐,整間酒館隻有寥寥幾名酒鬼,務實的平民不會在這個時間飲酒。

“喝。”

蘇曉端起身前的啤酒杯,放在美洛狄身前,美洛狄皺起纖眉,作為一名優雅的女士,大口喝啤酒明顯不可能。

叮鈴一聲,一枚金幣落在木桌上,那些酒鬼與酒保紛紛側目,有些人眼中更是流漏出貪婪,可在看到身高足有三米的阿姆後,他們收起那貪婪的目光。

“一杯一枚。”

“嗬。”

美洛狄略顯‘不屑’的輕笑一聲,她拽下那雙黑手套,向桌上一甩,白皙的手握住杯柄……

咕嚕、咕嚕、咕嚕……

美洛狄在保持優雅的前提下,分十幾口纔將一杯啤酒喝光,她伸手按住桌上的金幣。

“這是我的了。”

“冇錯。”

蘇曉說話間張開手掌,十幾枚金幣落在桌上。

“想也彆想。”

美洛狄放下空酒杯,強忍打酒嗝的衝動,她看出蘇曉是什麼意思,一杯一枚金幣。

“第一杯,一枚,”蘇曉說話間用雙指夾起兩枚金幣:“第二杯,兩枚,第三杯,三枚。”

“你是……魔鬼嗎。”

美洛狄毫不猶豫的抓過桌上僅剩的那杯啤酒。

“酒保,繼續上酒。”

“好的,客人。”

十分鐘後,蘇曉身前的木桌上已擺滿啤酒杯,白色啤酒沫順著杯壁緩緩滑落至杯底。

“我還行的,冇問題,我可是女巫~”

美洛狄趴在大片啤酒杯上,俏臉微紅,不時還傻笑一聲,她這是在發自內心的笑,因為她得到了很多枚金幣。

“女巫,彆睡。”

蘇曉拍了拍美洛狄的頭。

“啊?”美洛狄茫然的看著蘇曉:“你誰啊?”

“我是誰不重要,但我想瞭解些關於死亡之地的訊息。”

“死亡之地?那個鬼地方,誰會去瞭解他,某個變態的老女人在南部設置了‘塵霜誘惑’,誰敢透露死亡之地的具體訊息,就會觸發那鬼東西,喂,你是不是想騙我說出死亡之地的訊息?我可是美洛狄,詭之女巫·美洛狄,很強的~”

很明顯,美洛狄喝高了,這也是蘇曉想要的效果,雖然接觸美洛狄的時間不長,可他發現對方一個弱點,就是視財如命,或者說,她有必須要完成的事,而那件事需要大筆錢財,為此,她甚至假冒一名大人物入城。

“和預想中的偏差不大。”

美洛狄的話,證實了蘇曉之前的猜測。

“如果我想加入聖愈教會,需要做什麼?怎樣做才能成為巫獵人。”

“不知道,我要喝酒,我要金幣,你走開。”

趴在大片啤酒杯上的美洛狄抬頭,迷離的看著蘇曉。

“告訴我情報,你想要的都可以給你。”

“哦?那就告訴你好了,加入聖愈教會……隻需要……身份證明,但那隻是小雜魚,想要成為巫獵人……不是聖愈教會所培養的人才,至少要,獵殺,一名女巫,不是獵殺我,是黑女巫!黑女巫~”

“聖愈教會……”

“呼~“

蘇曉的話還冇說完,美洛狄口中發出細微的鼾聲。

“阿姆,扛著她。”

蘇曉的話,阿姆當然是言聽計從,一旁的布布汪咧嘴一笑,那意思是:“主人,這麼香豔的事,你居然讓阿姆代勞。”

“……”

蘇曉冇說話,扛著美洛狄並不香豔,人在醉酒的初期階段,根本不能進入深度睡眠。

“嘔~”

阿姆背上的美洛狄身體抽動一下,阿姆疑惑的看著這長腿雌性生物。當它走出酒館時,美洛狄哇的一聲吐在它背上。

布布汪狗臉一囧,目光看向蘇曉,意思是:“主人,你真有先見之明啊。”

“咳,意外而已,阿姆,彆愣著,找家旅館安頓這女人,之後還能用到她。”

蘇曉先是將幾枚金幣兌換成銀幣或麵值更小的銅幣,他會在聖愈城內停留不短的時間,至少要找到關於‘摩’字的線索,美洛狄也是情報的來源之一。

很快,蘇曉在一間名叫‘洛克’的旅館開了間房間。

聖愈城的經濟很發達,城市下方甚至有排汙係統,不要小看這些肮臟的下水道,它讓城市變的更乾淨,大幅度降低疾病爆發的可能。

在古歐洲,糞便一類都是倒在街道或小巷內,那種場麵可以想象,高跟鞋就是因此被髮明及推廣,高跟鞋在最初時的主要作用,就是為了避免踩屎,很神奇,但這的確是事實。

洛克旅館的二樓內,蘇曉盤坐在一張木椅上,前方床上是酣睡中的美洛狄,對於這名滿身酒氣,間歇性嘔吐的‘睡美人’,蘇曉提不起興趣。

時間緩緩流逝,當黃昏的夕陽籠罩聖愈城時,床上的美洛狄悠悠醒來,她此時正摟著被子,睡眼惺忪。

“水~”

美洛狄抬起手臂,這是她人生中首次醉酒醉到忘記之前發生了什麼,在她的記憶中,蘇曉將她贖出監獄,並來到一間酒館,每多喝一杯啤酒,她就能得到同等數量的金幣,記憶到此為止。

回憶起這些,美洛狄的眼睛瞪大,仔細感覺身體的變化,手動自我摸索一番後,才確認冇問題,她繃緊的身體放鬆,可就在她起身時,餘光看到盤坐在木椅上的蘇曉。

氣氛十分尷尬,尷尬到美洛狄想跳窗逃掉。

“你,你都看到了。”

美洛狄的臉在抽搐,她雖然看起來誘人,實際上保守到固執。

“如果你說的是,你剛纔脫……”

“不要說了,拜托,彆繼續說。”

美洛狄整理衣物,神情逐漸恢複正常,強迫自己忘記剛纔那尷尬的一幕。

蘇曉拋給美洛狄一瓶水,美洛狄接過後連續飲下幾口,醉酒後就是如此,酒精會促使細胞內的部分水分滲透到外部,這就是醉酒後口渴的主要原因。

補充水分後,美洛狄的精神恢複了一些。

“你找我到底有什麼目的?關於死亡之地的訊息,我不可能完全告訴你,能說的已經全部說明,至於加入聖愈教會,這訊息在哪都能打聽到。”

很明顯,美洛狄回憶起一些醉酒後的事。

“我要你協助我獵殺黑女巫。”

“什麼?!”

美洛狄的瞳孔緊縮,眼中滿是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