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塵伸手之間,將那雷母精元攝入手中,那一刻,他感覺到了雷母精元之中的恐怖雷力,就彷彿一個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炸的一般,其恐怖的雷力,讓千焱破滅雷都感覺到心悸。

“江塵,信我的話,你趕緊把這雷母精元放回原位,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否則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悟德老道一臉嚴肅的說道,言之鑿鑿,讓人不容置疑。

“又是你?你以為我還會上你的當嗎?悟德老道,今天你主動送上門來,我可就不客氣了。”

江塵抬眼之間,與悟德老道對視在一起,笑容十分的從容。

悟德老道滿臉的焦急之色。

“你怎麼就不信我呢?你要是不把那雷母精元放回去,我們全都得死在這裡。這是一個死局。”

悟德老道急不可耐,但是江塵就是不相信他,原因無他,還是自己壞事做多了,早就冇了誠信,江塵又怎麼會相信他呢?估計江塵以為自己想要奪得這雷母精元,纔會想出如此幼稚的方法,但是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信你個鬼,你個臭老道壞得很。死局也是你設計的,殺了你,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嗎?”

江塵冷笑道。

“還有我的五雷敕令,我還是不相信,它會自己飛走了,你若是不說的話,或許你也該離開這個世界了。”

麵對江塵的詰難,悟德老道有苦說不出,終歸還是因為他騙了江塵太多次了。

“我說的都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再不走的話,就來不及了,快把雷母精元放回去,至於為什麼,你彆問我,我也不會說的。總之你信我就對了。”

悟德老道焦急的說道,渾身顫抖,臉色發青,他可不想死在這裡,這是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的道場,隻不過究竟是不是雷神設下的局,連他也不得而知。

“信口雌黃,悟德老道,今日我就先拿你開刀。”

江塵冷哼一聲,絲毫不理會悟德老道,悟德老道苦不堪言,終於想到了狼來了的寓言,這一次狼真的來了,而江塵卻並不相信。

麵對江塵的追擊之勢,悟德老道叫苦不迭,隻能不斷的奔走逃命,但是江塵卻是絲毫不打算放過悟德老道,之前因為有事耽擱,如今再度重相逢,這才叫真正的冤家路窄。

另外一邊,連江塵也冇想到的是,澹台經藏的實力,竟然變得如此的強勢,集合龍影兒與冷如煙兩人之力,才堪堪與她打成平手。

追擊之下,悟德老道也是跑得超級快,這傢夥實力不濟,但是卻非常能跑,連江塵想要抓到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種你彆跑,臭老道。”

江塵一劍斬落,塵埃四起,但是悟德老道依舊還是險而又險的躲了過去,不過他的褲子都在這一刻被江塵斬掉了,隻差一絲,估計就會人首分離了。

江塵心中惱火,也懶得繼續跟悟德老道糾纏下去,另外一麵,澹台經藏的衝勢也是相當的迅猛,麵對冷如煙與龍影兒的夾擊之下,遊刃有餘。

伴隨著江塵的加入之後,澹台經藏終於是陷入了敗陣之中,江塵招招迅猛,狠辣非凡,讓澹台經藏難以抗拒,最終隻能是敗下陣去,臉色蒼白,冷眼如炬,看著江塵,倒是毫無一絲的畏懼之色。

“你殺不了我。”

江塵沉聲說道。

“那你便殺了我吧,也好讓我跟化石宗的宗門弟子地獄重逢。”

澹台經藏無懼無畏,生死已經被她看淡,這一次她就是想要殺掉江塵,為自己的同門師兄弟報仇,化石宗十萬生靈,不能白死。但是這個時候,結局卻依舊是如出一轍,即便是星河宗的薑懷宇,也冇能斬殺江塵,而自己也是再度成為了江塵手中的階下囚。

“你以為我不敢殺你嗎?”

江塵冷笑道。

“要殺要刮,悉聽尊便。”

澹台經藏雙眼緊閉,淡淡說道。

江塵怒喝一聲,手起劍落,一縷青絲被斬落下來,但是江塵終歸還是冇有斬下那一劍。

澹台經藏睜開眼,默默的看著江塵。

“我不殺你,不是因為我下不了手,而是我的徒弟王鳳麒對我說過,化石宗,隻有你一個好人。”

江塵收劍而立,那一刻,澹台經藏緊繃的神經,卻是霍然間垮掉了,整個人的心神,都是變得無比的悵然,嘴角帶著一抹苦澀之色。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能親手殺了我!為什麼!”

澹台經藏一字一句的說道,眼神之中閃爍著淚光,是她平生以來最為痛苦的一刻,她無法為自己的同門師兄弟報仇,無法讓化石宗死去的十萬生靈得到安息,這是她的無能,更是她的悲哀。

“相見時難彆亦難,從此天涯陌路寒。”

江塵轉身而去,神色冷漠,冇有一絲一毫的感情,對於澹台經藏而言,卻是無比的心痛,就像是被撕裂的傷口,狠狠的撒上了一把鹽。

兩個人的眼神擦肩而過,再也冇有了交彙,那一刻,澹台經藏心如止水,早已經是失去了希望,想要殺掉江塵,難如上青天,而且他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連星河宗的薑懷宇也是甘拜下風,生死難料。

兩個人之間似敵似友,經曆過數次交手,大戰,但是澹台經藏終歸還是敗在了江塵的手中,不管是任何一次,她都充滿了希冀,但是這一刻,她真的是有些絕望了,麵對江塵,她竟然已經是束手無策,如果在化石宗冇有被滅之前,她還能夠保持冷靜,與江塵對峙,這一刻,她已經喪失了最後的心氣兒。

“轟隆隆——”

一聲巨響,雷聲滾滾,所有人望向那十丈餘高的神像,開始四分五裂,整個冰川地宮之下,也是顯得搖搖欲墜,如同改天換地,天崩地裂。

“我就說了,你要相信我,這絕對是個死局,你非要拿那個雷母精元,江塵,你想死不要緊,彆拖著老道我啊。”

悟德老道苦不堪言,那神像漸漸四分五裂,已經是坍塌下來,直接砸向了江塵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