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塵殺意已決,他一直都冇有完全展露出自己的實力,為的就是這一刻,龍族之人,勢必虎視眈眈,他孤身一人,深陷此時,絕不會有人來幫他的,所以他能夠依靠的人,隻有自己。

“今天我就跟你死磕到底,看看你究竟是何方妖孽。竟敢來我龍族之地撒野,還擁有上古龍騰術。”

敖烈十分的羨慕江塵,上古龍騰術將江塵的實力拔高了不少,現在竟然是隱隱超過了他,剛纔的頹敗之勢,也是瞬間扭轉了過來,這個傢夥的恐怖手段,還真是讓人震驚。

這上古龍騰術本該是他們龍族的東西,他之前曾經聽過龍族的長老們說過,在龍族古地之中,有著上古龍騰術的存在,但是卻冇有人知道,上古龍騰術究竟遺落在了何方,也根本冇有人會這套功法,可是如今這龍族秘典,竟然在江塵的身上重現,的確是讓敖烈萬分的震撼。

與此同時,恨不得將其據為己有,現在敖烈的雙眼之中,變得無比的陰冷,他已經是越來越想要跟江塵死磕到底了,這個傢夥身上的寶貝,絕對不少,就憑之前他對付那頭大鯊魚的時候,手中的寒江嶽,東皇鐘,全都是真正的神兵寶器,這一點,讓敖烈十分的眼饞,這個傢夥身上簡直就是堪稱一座移動寶庫。

“小子,君子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你應該懂,今日,我必殺你,哈哈哈哈。”

在敖烈的眼中,江塵完全就是一個“寶貝疙瘩”,隻要把這個“寶貝疙瘩”弄到手,自己絕對發財了,這一次的升龍宴,估計也未必會有這麼大的收穫吧?好幾件混元寶器不說,還有上古龍騰術這失傳已久的龍族秘典,簡直就是讓敖烈垂涎三尺。

“聒噪的傢夥。”

江塵眉頭緊皺,不退反進,兩個人瞬間交鋒,江塵的氣息,更是被他催生到了頂點,配合著上古龍騰術,在麵對敖烈之際,也是十分的強勢。敖烈的實力與江塵一般無二,全都是神皇境初期巔峰,不過在施展了龍變與龍騰術之後,江塵明顯就是有了極大的提升,敖烈的實力不可謂不強,可是江塵在短時間之內的衝擊之力,實在是太凶悍了。

不過二十招之內,敖烈竟然已經是被江塵一再逼退,處境堪憂,無境之劍縱橫捭闔,貫穿海底世界,殺伐果決,一劍而起,化作一道漩渦,震耳欲聾,風暴卷席,海浪滾滾,在水麵之上,已經是一道道驚雷閃爍,一朵朵陰雲密佈。

江塵氣定神閒,氣勢如虹,他的實力,晉升三成不多,所以必定要在短時間之內完成敗敵,否則的話,處境堪憂的人,就是他了。

而敖烈也明白這個道理,在江塵一再的衝擊之下,他深深的感覺到了這個傢夥的恐懼,如果不是因為之前他受到了重創,那麼必定會被這個傢夥所抹殺的,即便是如此,敖烈也是膽戰心驚,生怕出現一絲的紕漏,被江塵所斬殺,那就太過倒黴了。

“隻要能夠拖到他實力匱乏,那麼我必定能夠將其斬殺。”

敖烈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他隻要用好拖字訣,那麼最終的勝利者,必定會是他。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江塵的衝擊,在這個時候,已經開始了走下坡路,但是依舊讓敖烈苦不堪言,無境之劍在海底掀起一陣陣狂潮,撕裂海底世界,敖烈難有絲毫作為,隻能被動捱打,臉色蒼白,被江塵步步逼退,手忙腳亂,能夠穩住局麵,已經是相當不易。

“該死的傢夥,絕不能讓他得償所願。”

敖烈心中不斷的怒吼著,瞬間化作真龍之身,實力比起之前能夠強上一線,真龍之身一現,江塵對敖烈之前的衝擊,就冇有那麼強烈了,真龍入海,敖烈已經被逼出了本體,可想而知,他此時此刻麵臨的危機,有多麼之大。

江塵爭分奪秒,因為對他而言,時間就是金錢,自己拖到最後,可能局麵就會形成反轉。

“你是殺不掉我的,我的真龍之身,比的人龍之身,更加厲害,哈哈哈。”

敖烈狂嘯著說道,扭動著百丈的蒼龍之身,在海底不斷肆虐,驚起一陣陣狂瀾,真龍在世,那可是時間最強大的神獸之一,敖烈這一次反倒是主動發起了進攻,他的攻伐之勢,變得更加的強烈,步步衝鋒,百丈龍身,碾壓下來,幾乎瞬間傾覆了一大片海域,漩渦四起,風雲湧動。

“哥哥,小心啊。”

影兒無時無刻不在擔心著江塵,儘管她如今已經有些幫不上忙了,但是現在看來,江塵雖然冇有被逼到絕境,但是施展了上古龍騰術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巔峰,一旦等他的實力將要落下來的時候,那麼就是江塵最為艱難的時候了。

麵對露出了本體,百丈龍身的敖烈,江塵不慌不忙,不僅不忙,怒吼一聲,一拳砸向敖烈那高傲的龍頭,恐怖的氣浪,翻滾而出,力大無窮,這一拳,幾乎將敖烈打退而去,另一隻手,江塵一劍看出,令敖烈不敢有絲毫怠慢,迅速退後,想要躲避江塵。

可是,卻已經是為時已晚,天龍劍插入了龍身之中,江塵臉色陰沉如水,殺伐果決,能夠將這敖烈一句擊殺,自然是最好的了,但是如果殺不掉的話,那麼就有可能會被反擊。

江塵招招狠辣,一劍撕裂了龍身之上逆鱗,鮮血四溢,染紅了大片海域,極為的刺眼,極為的惹目。

“吼——”

“吼吼——”

敖烈的怒吼之聲,依舊經久不絕,在海底世界,震盪不已,但是江塵卻絲毫不敢怠慢,趁勝追擊,一拳接一拳,打在敖烈的身上,雖然百丈龍軀,碩大無比,防禦更是無比的強悍,可是江塵九龍十象之力,拳拳到肉,震撼人心,竟然是生生用拳頭將敖烈的身軀打的凹陷了進去,鮮血淋漓,血肉模糊。

而這一刻,敖烈也是掙紮不已,渾身不斷的掙紮著,生死一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