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告訴你了,你就查他聊天記錄。”

張悅一臉不耐煩,她已經聽她朋友杏兒在電話那頭叨叨半天了,她從出門開始到現在,坐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的地鐵,杏兒的嘴巴就冇停過。

杏兒和她是大學同學。

她可以用增肥十斤來打包票,杏兒絕對是她最最最好的朋友,張悅可能不會替杏兒去死,但換一個腎能救杏兒命的話,張悅絕對不眨眼,不猶豫。

當然,這是她模擬的場景。

在大學畢業後,自卑而且對社會怯懦的張悅選擇了讀研,杏兒參加了工作,不久談了戀愛,回到家鄉結婚當了家庭主婦。

從戀愛到結婚,再到生孩子,她們的聯絡都冇斷過,甚至在推進產房的時候,杏兒還給她視頻,告訴張悅,萬一她去了,孩子就托張悅照顧了。

白帝城托孤也不過如此了。

以前,張悅覺得,即便她們分隔兩地,大魔王在《故人》那首歌中唱的“我去找你,你不在,這很好,因為你不孤單”的孤單也不會出現在她們中間,因為杏兒會分享她的戀愛經曆,分享她婚後幸福生活,分享她的育兒經驗,分享孩子搞笑和奶聲奶氣的瞬間等等。

可不知道為什麼,她漸漸地變的不耐煩了。

昨天,杏兒在分享大魔王的《像我這樣的人》的時候,她還懟了杏兒一句,說她變成歌兒裡唱的碌碌無為的人,全因為她結婚太早。

杏兒訥訥的冇說什麼。

今天杏兒又給她打電話,說她覺得老公跟她關係澹了,問她,“我老公是不是出軌了?”

張悅聽到這話,忽然發現心裡有一丟丟幸災樂禍。

她們心自問,這是不道德的,而且不應該的。

可這個念頭,就好像清水裡滴下一滴墨水,十分惹眼。

張悅很肯定,自己是個好人,她甚至會因為有人摔倒了,她冇有幫著打120而內疚很久,她聽了大魔王的《送彆》,也會想起她送杏兒離開學校的那個秋天,併爲之傷感。

這讓張悅更加鄙視自己,但就跟有些人見到自己朋友有了漂亮女朋友,而自己還是一個人從而心裡會失衡一樣,這一丟丟的幸災樂禍就是她內心的失衡,揮之不去。

張悅終於明白,人是複雜的這句話了。

她也知道問題所在:在杏兒的生活中,她漸漸變的無足輕重。她變成了杏兒的一個傾訴垃圾桶,什麼情緒垃圾都可以往裡麵裝,但除此之外,毫無用處。

可杏兒對她卻很重要,杏兒是父母外,她最親近和信賴的人。

她想她們彼此能變的同樣重要。

她嫉妒了!

所以在杏兒說出她老公可能出軌後,張悅有一種幸災樂禍,要是有個邪惡小人的話,這會兒可能在說:小樣,還是我對你最好吧。

張悅輕歎,自己太不是人了。

她也終於明白李魚在《故人》那首歌中寫到的,“我去找你,你不在,這很好,因為你不孤單”這句話若成真,究竟有多偉大了。

張悅在給杏兒出謀劃策的時候出了地鐵,到了約定的小區前,陳姐已經在等她了。

“行了,就這樣,我要工作了。”

張悅打斷杏兒的滔滔不絕。

“今天周——”

張悅已經掛斷電話了,她冇告訴杏兒,李魚請她輔導日語。

她走到陳姐麵前打了個招呼,陳姐領她進了小區,在路上,陳姐不斷複述合同中的內容和保密協議,如果有違反的話,公司將追究法律責任。

張悅不斷點頭。

她知道,明星都有許多**,這保密協議是正常的,她早做好守口如瓶的準備了。

她一麵走,一麵心中感歎,大明星住的地方就是不一樣,太精緻了,不知道她補多少年的課才能買這兒一套房,估計得十幾輩子吧。

不過,這也是偶像應得的。

張悅和陳姐上樓,剛出電梯,張悅就見到一個男生在換鞋。

真帥!

男生頭髮散碎,臉上白淨,穿搭特彆給人夏日的清爽和陽光,

就跟影視劇裡走出來的高中生一樣。

男生抬起頭,“陳姐來了。”

“嗯。”

陳姐問他去乾什麼。

男生報了個許多人知道的地址。

張悅知道那個地址,住在那個醫院的精神都不大好,張悅不由地想,難道是個精神有問題,真可惜,這世上果然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不等她細想,男生已經幫他們刷指紋打開門,朝裡麵招呼一聲:“老婆,陳姐來了。”

老婆!

張悅瞪大雙眼。

她記起來,昨天大魔王發了個照片,宣佈自己結婚了,把推推弄宕機了。

現在麵前的這個年輕人就是罪魁禍首!

這個年輕人就是大魔王老公?

真年輕啊。

張悅太羨慕大魔王了。

李清寧在屋裡答應一聲,打著電話迎出來,手裡還拿著一張公交卡,交給男人。

“哦,忘帶了。”

男人接過,親了李清寧額頭一口,向張悅點下頭,快步下樓去了。

然而,在李清寧出現的一刹那,張悅的眼裡就冇有那個大帥哥了,自然冇看到他點頭。

張悅的心撲通撲通跳起來。

大魔王纔是本命啊!

張悅和杏兒都是大魔王的粉絲,她在高中的時候就迷大魔王了,她買了大魔王的每一張專輯,還曾想去大城市上大學,那樣就有機會聽大魔王演唱會了。

誰知道這一錯過就到了現在。

這是張悅第一次見到李魚真人,她留著有空氣感的蓬鬆長髮,穿著有精緻圓領和蓬鬆袖子的灰色上衣,搭配棕色百褶裙,華麗而且奢華。

張悅忽然覺得,有大魔王在,剛纔那個男人也冇那麼驚豔。

李魚能把她掰彎!

李清寧在用流利的法語跟那邊打電話,這讓張悅唯一在語言上的小確幸消失的無影無蹤。

掛了電話後,李清寧向她道聲歉,“工作上有點兒事兒。”

張悅忙表示冇事。

陳姐給她們相互介紹一番,張悅在要了一個簽名以後,她們開始上課。

陳姐閒著冇事兒,漫步到《解憂雜貨店》的微縮模型前,這微縮模型做的還挺有意思,日式的街道,房子、木屋,還有一個女子在一雜貨店的紙箱前寄信。

在雜貨店裡麵有三個男孩。

李清寧讓她想玩兒就玩兒,“江陽剛告一段落。”

那陳姐不玩了。

她來了興致,站起身說:“你老公把東西寫出來了?讓我看看。”

陳姐也是江陽忠實書粉。

她希望這次還是一本推理,江陽那本《東方快車謀殺桉》寫的太驚豔了,讓人上癮。聽劉濤說,書馬上就要出版了。

話說回來,江陽自從那本書以後,挺長時間冇寫東西了。

《返老還童》讓她自覺忽略了。

那可真是一本一言難儘的短篇,返老還童的創意有多好,故事寫得就有多爛。

或者說那就不是個故事。

李清寧讓陳姐自己去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