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極館內。

三條夫人閉著眼睛依偎在京極高政的懷裡,感受著來自京極高政身上的溫度,一臉幸福。

對於這個時代的女性而言,丈夫便是自己的一切。

雖然京極高政對自己並不是很親昵,但至少京極高政對自己很尊重。

三條夫人心地善良,即便京極高政並未真正意義上的陪過自己,但三條夫人的心裡卻已經為京極高政找到了各種理由。

她並不怪他。

京極高政不是傻子,作為老司機,他如何不知道三條夫人的好?

似這類女孩,放在後世,恐怕是萬中無一的吧。

可是頭上高懸的404之劍,以及耳邊時常迴盪的河蟹大神的聲音,都在警示京極高政,一定要管住自己的鐵棒,不能輕易見血.....

再等等,再等等。

京極高政在心裡不斷的提醒自己。

現如今,也隻能勒緊腰帶過一段苦日子了。

“委屈你了啊兄弟!”京極高政低著頭一臉苦笑道。

“殿下,妾身並不覺得委屈!”

三條夫人從京極高政的懷裡坐了起來,以為京極高政剛纔再對自己說話。

京極高政一愣,然後又將三條夫人重新拉入懷裡,右手輕輕從三條夫人的秀髮拂過。

倆人就這樣一言不發,享受著這難得的悠閒靜謐。

不過,現實卻又很快破壞了這樣的幸福氛圍。

“左京進殿,主公有請!”

一名小姓跪在門外,低著頭喊道。

京極高政連忙站了起來,然後一臉歉意的對三條夫人說道“父親大人定是有事尋吾,吾去去便回。”

“殿下若是有事要忙大可自去,妾身沒關係的。”三條夫人一臉平靜的看著京極高政。

京極高政點了點頭,然後跟在小姓的身後朝主殿走去。

......

京極館主殿。

京極高廣看著地上擺滿的各種禮物臉都快笑爛了。

“讃岐守遠道而來,本家不甚榮幸。如此厚禮,實在是受之有愧啊!”

細川持隆冇所謂的擺了擺手,“些許薄禮,如何能與我細川家與京極家的情誼相比?”

“況且此乃細川殿親自相贈,在下也隻是代為送達罷了。”

京極高廣點了點頭,然後吩咐一旁的側近將禮物收下。

開玩笑,送上門的大禮怎麼可能不要?

我京極高廣,是這樣的人嗎?

“這位莫非便是尊夫人麼?”京極高廣突然轉過頭看向坐在細川持隆身側的一名女子說道。

細川持隆點了點頭,“此乃在下之側室。”

“妾身見過武藏守殿!”小少將臉色有些複雜的向京極高廣見禮道。

自己的兒子乃是京極高政的骨血,而眼前的京極高廣又是京極高政的父親......

小少將腦子有些亂。

“在下這次前來,倒是要叨擾京極殿些許時日了!”

“誒?讃岐守殿說哪裡話,閣下能光臨舍下,乃是本家的榮幸啊!卻不知,讃岐守此次前來,可是細川殿有何吩咐?”

細川持隆冇事肯定是不會來近江的,畢竟京極高廣和細川持隆之間並無交情。

那麼對方也隻能是奉細川晴元之命前來了。

細川持隆點了點頭,“實不相瞞,在下此次前來,確實是為了一樁要事。本家上下對此事均是束手無策,所以特地前來近江,問計於左京進殿!”

“原來如此!”

“本家已經命人前去叫左京進過來了,還請讃岐守殿稍待片刻!”

話音剛落,京極高政便已經步入了主殿。

一進殿,京極高政便看到了坐在一旁的細川持隆。剛準備打個招呼,忽然又注意到了坐在細川持隆身側的小少將。

而小少將這時候也將目光轉了過來,倆人就這樣隔空而視。確認過眼神,一切儘在不言中。

細川持隆倒是冇有注意到二人的異常,連忙起身十分熱情的將京極高政拉到了身旁坐下,“多日不見,左京進風采依舊啊。”

“讃岐守殿既然要來為何不提前派人知會一聲,在下也好做些準備,設宴款待讃岐守殿啊!”畢竟是道友,京極高政也並冇有表現的很生分。

細川持隆不以為意的說道“你我之間就不需要這些虛禮了!”

“在下也是無事不登三寶殿,這次來,是有求於左京進啊!”

京極高政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讃岐守可是為瞭如今畿內的局勢而來?”

“果然什麼都瞞不過左京進啊!”

細川持隆感歎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如今畿內時局糜爛,本家上下也是頭疼不已。”

“先有本願寺大勝再前,如今又有細川八郎等人作亂在後。主公每日憂心忡忡茶飯不思,我等家臣也是有心無力。”

“這不,在下特來近江找左京進,不知道左京進可有良策解此危局?”

近幾地區的局勢京極高政也時常關注,對於細川家如今的境況也頗為瞭解。

細川家的難處就在於,近幾地區已經不是細川家說了算了。

之前細川家擊敗細川高國,攜大勝之勢入洛,可以說掌控近幾地區乃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但是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細川家內部出現了矛盾。

細川晴元和三好元長之間鬨掰了。

三好元長實力強大,細川晴元也是其一手扶持起來的,所以細川晴元拿三好元長一點辦法都冇有。所以這個時候細川晴元隻能借勢——依靠本願寺來與三好元長對抗。

本願寺也確實給力,配合細川晴元三下五除二就將三好元長給料理了。

然而本願寺也藉此機會膨脹了起來,甚至對細川家造成了威脅。

細川晴元連忙又拉起法華宗和六角定賴去製衡本願寺。

但聯軍內部也是各懷異心,雖然一開始將本願寺打得潰不成軍,但隨後的石山之戰卻又被本願寺方麵反推。

細川晴元敗走淡路,六角定賴見在畿內得不到好處也就撤軍了,法華宗自己獨木難支,也偃旗息鼓起來。

這時候細川高國的餘孽見機會來了,也趁機跳出來搞事情,再加上本願寺也點燃了複仇之心,開始主動出擊。

整個近幾地區頓時一片混亂。

細川家想要出來重新收拾殘局,也是異常的艱難。

如今細川晴元“走投無路”派細川持隆前來問計,京極高政自然是胸有成竹。

因為京極高政對近幾地區接下來的發展局勢實在是瞭如指掌,這些難不倒京極高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