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公孫誌,請注意你的言辭。”原本一副風輕雲淡的玄戰,一聽公孫誌這話,頓時勃然大怒,他一聲大喝,恐怖的音波震的整個聖殿都轟隆作響,彙集在聖殿中的眾多聖殿長老,都被玄戰這一聲喝聲給震的雙耳失聰,神魂一陣顫抖。

一層耀眼的白光自公孫誌身上升騰而其,守護聖劍的力量自發的護住,將公孫誌保護在裡麵。

韓信,白玉,東臨嫣雪,玄明四人的守護聖劍,也是自動被啟用。

“好強,玄戰的境界,怕是無限餘接近太始之境了。”另外七名副殿主,瞳孔齊齊一縮,紛紛對玄戰升起了忌憚之心。

羽塵那本要離開的身形也是一頓,他回過頭來,以平靜的目光望著公孫誌,道:“公孫誌,那你說說,我能有什麼居心?”

公孫誌冇有接話,他目光從幾位副殿主和下方的所有聖殿長老身上掃過,緩緩道:“我認為,羽塵已經完全不適合繼續擔任這一任殿主了,光明聖殿的殿主一職,因該另立人選。”

公孫誌話音一落,整個聖殿都沸騰了,許多聖殿長老都變了臉色,發出驚呼聲,就連八大副殿主,也是紛紛變色,不再鎮定。

公孫誌這番話,可是在當眾反對殿主啊,這種行為放在任何一個勢力或是家族之中,都是屬於逆反、叛亂,是頭等大罪。

一時間,公孫誌這句話,震動了整座聖殿內的所有人。

唯一還能保持平靜的,就隻有遭受質疑的光明聖殿殿主羽塵。

“大但,公孫誌,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公孫誌,你這是以下犯上,是死罪一條,你還不快跪下磕頭認錯,請求殿主的寬恕……”

立即有兩名副殿主當庭大喝,一個個臉色鐵青,大為震怒。

下方,則是一些聖殿長老,也是在紛紛出言批評與指責公孫誌。

但這些聖殿長老,也僅僅是彙集在這裡的所有聖殿長老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更多的人都選擇沉默不言,甚至還有少部分人目光在羽塵和公孫誌兩人身上來回掃視,眼中光芒一陣閃爍,似在衡量什麼似得。

“死罪?從輕發落?哈哈哈哈哈……”公孫誌就彷彿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一般,忍不住的放聲大笑,他的笑聲在這座神聖而*的殿堂內迴盪,顯得格外刺耳。

“我的先祖,乃是光明聖殿中至高無上的太尊,我乃太尊後裔,就連光明聖殿中的聖光塔,都是由我先祖所留,況且,我還是九大守護聖劍之首屠神之劍的執掌者,試問,在這光明聖殿中,有誰能治我的罪?又有誰,有這個資格來判我的罪?”公孫誌語氣狂傲無比,他自視甚高,完全冇有將光明聖殿中的所有高層放在眼中,包括光明聖殿的殿主在內。

“公孫誌!”玄戰一聲怒喝,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目光無比淩厲的盯著公孫誌,眼中有殺意在沸騰,更是有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身上爆發出來。

然而,麵對同為守護聖劍的執掌者、八大副殿主之首的玄戰,公孫誌依然無所畏懼,他用挑釁和帶著幾分蔑視的目光斜視著玄戰,道:“怎麼?玄戰副殿主要對我動手不成?我還真想看看憑你手中那排名最末的開明之劍,能不能敵得過我這排名第一的屠神之劍。”

“玄戰!”光明聖殿的殿主出言製止了情緒越來越激動的玄戰,他依舊一副風輕雲淡的姿態,似冇有因公孫誌這番話而有絲毫的動怒,反而一臉平靜的盯著公孫誌,道:“公孫誌,既然你說我冇這個資格擔任殿主之位,那你覺得誰更有這個資格呢?”

光明聖殿殿主此話一出,偌大的議事大殿,瞬間變得安靜了起來,落針可聞。

“哼,這還用問嗎,這光明聖殿,實際上就算從我先祖那一帶傳承下來的,我先祖,纔是光明聖殿中真正至高無上的人物,而我公孫誌,迄今為止,是先祖唯一的血脈,並且以後,也是聖光塔無可爭議的主人,誰更適合坐上這個位置,想必諸位都已經心知肚明瞭吧。”公孫誌大言不慚的說道,連一點掩飾都冇有。因為他自從成為了屠神之劍的執掌者之後,就一直在貪婪殿主寶座,如今終於找到機會,他自然不會有半點猶豫。

因為這一天,他已經等了太久了。

此話一說,光明聖殿內不少聖殿長老都沉默了,無力去反駁。

太尊後裔,屠神之劍的執掌者,同時也是聖光塔未來的主人,現在的公孫誌,的確已經不可小視了。

雖說聖光塔現在還冇有認主,可在這些聖殿長老心中,都已經斷定這聖光塔遲早會是公孫誌的囊中之物。

因為聖光塔的主人就是公孫誌的先祖,公孫誌作為迄今為止唯一被髮現的太尊血脈,的確冇有人比他更合適繼承聖光塔了。

這一點,從他獲得屠神之劍就能看出,這明顯是聖光塔器靈給予特殊的照顧。

“從勢力上來說,繼承屠神之劍的公孫誌,的確已經不弱於一般的太始境強者了,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時,在議事大殿中,傳來了一名聖殿長老的嘀咕之聲。

他的聲音雖小,可彙集在這裡的人皆是境界高深之輩,皆是被一字不落的聽得清清楚楚。

玄戰一聲冷哼,目光如利劍般鋒銳,猛然掃視站在人群中的一位聖殿長老,直接一步踏出。

“玄戰副殿主,你想要乾什麼?莫非仗著自己境界高深,就要為所欲為了嗎?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公孫誌直接拿出了守護聖劍,在耀眼的聖光籠罩之下,一個閃身擋在了玄戰麵前。

“公孫誌,你這是造反,你要想清楚,以你當前的修為與境界,究竟適不適合坐這個位置。畢竟,你隻是一名光明神王而已,倘若冇有守護聖劍,你甚至都冇資格踏入這個殿堂,難以服眾。”玄戰冷冰冰的說道。

“難以服眾嗎?”公孫誌嘴角露出一抹譏諷之色,他目光掃視下方,道:“既然玄戰副殿主說我公孫誌難以服眾,那現在我倒想知道,究竟有冇有人支援我,又有多少人支援我坐上這個位置,現在,請支援我的人,都站在我這一邊。”

頓時,議事大殿中的聖殿長老們開始騷動了起來,經過短暫的遲疑和衡量之後,陸續開始有人走向公孫誌身後。

漸漸的,湧動的聖殿長老越來越多,到最後,站在公孫誌身後的聖殿長老,竟然有半數之多。

看到這一幕,玄戰的臉色變得無比陰沉,就連白玉,韓信,東臨嫣雪三人的臉色也變得很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