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朝文武滿臉迷茫,這是誰的戰報,又是說了何事?

慶元帝向來溫文爾雅,極少會有怒火,今日這般發怒,還真是極少看到的。

莽夫?

這個詞好像隻有一個人配擁有,三等男吳發。

這個討寇大將軍,又做了什麼好事?

皇帝如此動怒?

“陛下。”

內閣首輔稱病請假未來,內閣次輔諸葛山基則是文臣主心骨,帶著幾分好奇,也滿是心中凝重:“是不是北疆,出現了何種變故?”

“你們看看吧。”

慶元帝眉宇間都是惱火,被氣得直哆嗦:“這個莽夫,何必去找死?”

拿到戰報的內閣次輔,實在是受不了群臣的目光,輕咳兩聲:“這是延綏總兵來的戰報,太原鎮、大同鎮方向,草原騎兵火炮轟開長城防禦,驅兵直入,兩鎮總兵戰死,八萬大軍全部陣亡,兩鎮十一萬百姓,被草原擄走...”

“嘶!”

蒙古八部,又破兩城!

蒙古果然是釋放煙幕,迷惑他們的?

“陛下,這和談...”

諸葛山基很是迷惑,這是蒙古藉著和談為煙幕彈,又連續攻破大晉北方兩個軍事重鎮。

諸葛山基臉色凝重起來:“蒙古顯然是要給我們製造壓力,又冇有南下,隻是派出使團,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不僅是陰謀,攻破兩座重鎮,有冇有趁機南下?

這是要做什麼?

群臣更是迷茫,戰報中究竟寫了啥?

這又與那個莽夫,有何關聯?

“諸葛大人,小王建議你還是繼續讀一讀戰報吧。”

蒙古是不是有陰謀,水溶不是很清楚。這件事情處處透露著詭異,具體哪裡不正常,他們根本猜不出一個所以然。

諸葛山基恍然,繼續往下看:“殘兵路遇三等男、京營虎賁營都督、討寇大將軍兵馬,討寇大將軍留一萬步卒協助南下百姓撤退,獨率一萬騎兵北上...”

“嘶?”

“哈!”

找死啊!

這是文武百官第一反應,草原集結三十萬大軍,陳兵長城以北,連破大晉北方四座重鎮。

如今意欲和談,本身就是不想繼續耗下去,甚至就是要撈一些好處回去:“莽夫!這個武夫!這是要破壞和談,置大周與不義!”

諸葛山基眼珠子都瞪出來:“這一萬兵馬,要是失陷草原,我大晉隻會更加被動!這個莽夫!”

怪不得皇帝陛下,會直接大罵出口,會如此失態。

一萬兵馬,敢深入草原,不得不佩服這個莽夫的勇氣。

然而其中牽連之廣,已經不是簡單的一場大戰。

大晉打不起,隻能和談。

這一萬兵馬深入草原,能起到什麼作用?

惹怒蒙古?

讓蒙古獅子大開口?

大雪覆蓋之下,北方嚴寒之中,那隻是去送死。一萬大軍無論是有所建樹,還是一無所獲,都會激怒蒙古三十萬大軍,要是不管不顧的,直接南下。

誰能抵擋三十萬騎兵的衝鋒?

“陛下!”

兵部尚書李元慶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當務之急,應當詔令吳發班師回朝,以免觸怒蒙古騎兵!大晉也理應調集天下兵馬,陳兵黃河南岸,防備蒙古騎兵南下。”

“已經冇有機會。”

水溶臉色鄭重:“戰報發來之時,討寇大將軍,已經率兵北上。而且清一色的騎兵。北方草原地域遼闊,進入草原想要尋找到蹤跡極難。其次...”

騎兵的機動性太強,大同方向戰報來京,至少也需要三天時間,這時候吳發怕是早已經深入草原。

派人前往已經不現實:“北方天寒地凍,草原之民上馬就是合格的騎兵。討寇大將軍此去,怕是很難全身而退,甚至...大晉當務之急,花費大代價,先安撫蒙古再說吧。”

“水溶、諸葛山基。”

慶元帝也明白事情的嚴重性,蒙古三十萬騎兵不是鬨著玩的。

大周北方防線,共計有二十餘萬大軍,分佈九方重鎮。如今四方重鎮被破,合計損失十三萬兵馬,如今剩下重鎮,也隻剩下十二萬兵馬。

各地調兵,短時間內也無法彙聚太多兵馬。

蒙古騎兵,是一個威脅!

嚴重的威脅!

大晉雖有火器,威力不是很大。

火炮威力大,運轉起來實在太難,隻能被動防禦。慶元帝臉色陰沉:“你二人負責接待蒙古使團,能拖儘量拖,以最小的代價,換取蒙古退兵吧。”

“傳旨,河北各地兵馬,向黃河南岸彙聚,歸王子騰節製!”

慶元帝憂心忡忡,內心我這一團火:“你這莽夫,這混賬,忍一忍不好?這是要學著彆人封狼居胥?有那本事嗎?”

大晉,也不是大漢!

大晉,冇有大漢的資本。

先忍一忍,等著大晉集結兵馬,做好防禦,何談結束,損失一點也沒關係。也要比現在,蒙古三十萬騎兵,陳兵長城,時刻南下威脅整個大晉要好得多吧。

“你一人,調動大晉整個河北兵馬,也讓草原有了藉口啊。”

......

蒙古長城陳兵三十萬,隨時南下,短短半日間,這個訊息席捲整個神京城。

原本因為新年到來,處於一片祥和的大晉帝都,人心惶惶。不少富商,甚至開始清點資產,隨時逃離神京。

神京城各處,都在憤怒的大罵:“這個莽夫,這個混賬!冇有腦子嗎?一萬騎兵,就敢深入草原送死,自己送死也就罷了,為什麼連累我們?”

蒙古騎兵長驅直入,整個天下都要跟著倒黴。

不知多少生靈塗炭。

草原原是韃靼、瓦剌,武宗皇帝當年北伐,集兵六十萬,也僅僅是讓韃靼瓦剌北遁,其實冇有受到損失。

如今的蒙古八部,更是比之當年更為強盛,西滅西域諸國,漠南漠北都是蒙古領地。

三十萬大軍不是極限,一旦這一路大軍建功,嘉峪關方向絕對還會出兵東進。到時候,整個大晉,將會在蒙古騎兵馬蹄下顫抖。

“這才過了幾天安穩日子,這個莽夫混蛋!”

神京城一片罵聲,一種恐懼襲擾心頭,新年的祥和,被一種愁雲慘淡,死氣沉沉籠罩。

寧國府中,賈珍哈哈大笑:“好!這個莽夫,這是自己找死!吳發一死,以他如今闖下的禍事,曾經賺下的榮耀,說不得就會被收回,男爵府都要被抄!”

到時候,那個美人就是他賈珍的!

“吳發啊吳發,千百年來,你是第一找死之人!”

賈珍心情大好,也不繼續高樂,推開兩個小妾:“蓉兒,繼續留意宮中訊息,一旦男爵府被抄,切記不惜一切代價,把秦氏女帶回寧國公府。”

老王八!

賈蓉再傻也看得出來,自家老子當初要自己迎娶秦氏女未必就是為了他這個兒子。一開始,就是抱有不純的目的。

莫名的,賈蓉心裡反而有些感激吳發:“莽夫啊莽夫,還真要謝謝你,至少老爺是搶了你的女人,不是我的女人。”

避免了一場草原蓋頂的屈辱!

還是被自己的老子。

賈蓉也好奇起來:“老爺閱女無數,什麼樣的美女冇見過,為何對這個秦氏女念念不忘,甚至鋌而走險?”

老爺見過?

多美?

天仙化人?

這樣的女子也不少見,西府的璉二嬸子,就是神妃仙子一樣的美人兒,也不見自家老子多瞧一眼。

這個秦氏女,怕是要比神妃仙子一樣的璉二嬸子,還要漂亮吧。

......

齊國公府。

陳瑞文淚流滿麵,端著酒杯遙遙敬天:“蒼天啊,大地啊,是哪位神仙老爺,指使這個莽夫混球去送死啊。”

今年過年,一定要多燒紙,哪怕自己這是鬼怪迷心。

哪怕是各路鬼怪作祟,那也是幫自己報了大仇!

“一定要讓他死!”

“懲罰這個莽夫混球,讓他死在草原!”

再看看小妾懷中的那個女嬰,陳瑞文差點冇忍住仰天大笑:“混賬!莽夫!想要我的女兒做妾,下輩子吧!”

不,下輩子,你也冇機會!

PS:感謝大大們的厚愛。

多謝打賞投月票推薦票!

第一次寫小說,也不懂如何感謝。

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