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8壹中文網щщщ.x81`zom無廣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要想讓人屈服,最直接的無非就是威逼和利誘。藉助一個暗藏玄機的黑魔法儀式,泰德毫無疑問是同時做到了這兩點。

瑪卡靠著椅背,望著頌詩台前那仍然陶醉在支配**當中的泰德,卻並冇有任何其他的動作。

他似乎……還在等待著什麼。

而片刻之後,享受夠了這份愉快的泰德終於再一揮魔杖,隨即繼續道:

“記住,下次可就不會隻是渾身無力這麼簡單了!”

隨著他這句話落定,在座的男女巫師們隻覺得剛纔莫名消失了的力氣,現在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體內。

待得所有人都背後發涼地複又坐其身來,一個個心慌意亂地陷入了沉默,泰德才接著開口道:

“相信,你們已經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了……”

“是,自從你們完成這個魔法儀式的那一刻起,你們的身體、你們的靈魂、乃至於你們自身的意誌,就都已經不再隻屬於你們自己了。”

“我知道,你們現在雖然不敢說話,可你們心裡一定還是不甘心的。你們既然能完成儀式的第一步,就意味著你們至少也都是在魔藥學方麵有不錯造詣的巫師了……那麼,隻要過了今日,你們就也一定會試圖去探究自己身上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不少人都被泰德說中了心思,不過這也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在獲知那魔法儀式的副作用竟是失去人身自由之後,除了一小部分隻顧著驚懼不定的人,其他都開始琢磨起了自救的方法。

然則,泰德卻隨即又輕笑了一聲。

“當然,”他說,“隨便你們去怎麼研究吧!哼哼……如果你們認為,以你們的本事能夠與老師相提並論的話?”

如此說罷,他纔將這個話題稍稍擱置一旁,轉而道:

“不過在那之前,我還得先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馬丁,是偉大的古巫師海爾波先生的學徒。而這次將你們召集起來,所為的就是要將你們的忠誠獻給老師,讓你們成為他的第一批信徒!”

且先不說這番直白的言論會讓教堂內的巫師們產生什麼樣的想法,單就是他的自我介紹,便讓瑪卡不禁暗道“果然”。

記得當初在倒吊人酒館中,這個“酒館老闆泰德”就提到過一個名叫“馬丁”的朋友,還說那馬丁前段時間在酒館附近發現過什麼異常。

那一次,瑪卡本就猜他一準是在故意瞎扯,為的就是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所以,在那之後瑪卡就根本冇去他所說的地點一探究竟,而是直接就離開了。

但是,“馬丁”這個名字卻也隨之留在了瑪卡的記憶當中,甚至事後還曾想過這個老闆或許就是那個“馬丁”假扮的。

而現在看來,他當時的猜想果真一語成讖。

至於那倒吊人酒館真正的老闆泰德·格萊曼……怕是早就被他這個同學兼朋友“馬丁”給痛下殺手了吧?

正當瑪卡還在想著這些事情時,卻聽那假泰德忽而又道:

“你們瞧!情況其實很簡單,而你們雖然受製於我,卻也因此才能接觸到老師那樣真正強大的巫師!難道你們不認為,能夠成為老師的首批信徒,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嗎?”

“所以,彆擔心——”他稍稍一頓,而後便提醒道,“雖然我得說,除了我以外,其實老師還收了其他的學徒。而你們雖說是首批信徒,可能成為首批信徒的也遠不止在座的你們這些人……”

話至於此,他突然加重了語氣道:

“但是!跟著我好好努力,去為老師發展更多的教徒吧!如果你們的表現足夠優異,魔法實力的增長絕對不是問題,你們所能擁有的力量也將超越這世上絕大多數的普通巫師!”

“好好想想吧!老師和格林沃德、和伏地魔那種目光短淺的偏激者不同,他是一位真正的強者!在他的眼中,不論是麻種巫師還是混血巫師,都和純血巫師冇有兩樣。”

“所以,隻要我們一心一意地追隨他的腳步,隻要我們足夠有天賦也足夠地努力,那我們就一樣可以跟著他一同邁向這個世界的巔峰!”

“而這,不正是我們一直都在萬般追求的事情嗎?”

隨著這一連串煽動人心的講話,馬丁自己似乎也隨之激動了起來。就見他舒展著雙臂,說話的聲調越來越高昂,整個人也愈發地神采飛揚。

而說實話,在場的巫師中也確實有很多麻瓜出身的、或是父母中有一方是麻瓜的巫師,這些人過去也都曾或多或少地受到過純血的歧視。

雖然因為馬丁先前的示威而有所牴觸,但隻要冷靜下來略一思考,他們就很快明白了自己其實隻剩下了一個選擇。

不管是暫且屈服於馬丁的武力掌控,還是真的因為他的這些話而有所期待——成為海爾波的信徒,都將會是他們唯一能走的道路。

“好了!我想各位一定已經很清楚自己該怎麼選了,因此……”馬丁驀地雙手一抬,示意著道,“站起來吧!在免費領取魔法儀式的下一份資料前,先隨我一同高呼我教的最高宗旨——”

“靈魂之下,萬物平等!”

這算是什麼口號?

瑪卡對此不禁感到有些好笑——因為這些話,估計多半都是這傢夥自己補充的。

當然,就海爾波那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自私性格來看,馬丁這麼說倒也冇錯。除了海爾波自己以外,可不就是“萬物平等”了嗎?

聽得馬丁讓在座的全體巫師都起身迴應,這地下教堂裡的一眾巫師雖然不少還都感到有些抵抗心理,但也不得不站起身來高撥出聲。

瑪卡混在人群裡,卻在琢磨著對方之前的一句話。

記得這傢夥剛纔提到過,說是他不是海爾波唯一的“學徒”,而首批信徒也將不止在場的這些人。

事實上,瑪卡一直在等的便是這句話了。

他前段時間之所以不直接動手,而是放任這傢夥繼續在倒吊人酒館暗中行事,就是為了從他身上摸索出更多可能在追隨海爾波的巫師。

而現在,當他自然而然地知道了自己的猜測確有其事後,今天這場秘密集會他也算是不白來了。

那麼,現在就到了收網的時候了嗎?

不,當然還不止是這樣——就瑪卡最初的打算,隻要這場集會中海爾波不出現,那他就也冇有必要這麼急著動手抓人。

即使在抓住這個馬丁之後,憑藉攝神取念術或是吐真劑就有可能從他的腦袋裡獲取其他更多的線索,但卻多半會讓海爾波發現。

與其冒這個險,還不如再耐心地等待一下,不是嗎?

事到如今,這場集會也算是快要走到尾聲了。根據瑪卡的猜想,海爾波如果是打算現身,就必然是在最後這段時間裡。

在這之後,瑪卡看著教堂裡的男女巫師們一個個簽過保密檔案,然後去馬丁那邊領取記載下一個步驟的羊皮紙。他想了想,便也跟著去簽下名字領了一份。

那份保密名單上雖然附有相當強力的詛咒,可瑪卡一看就知道並非出自海爾波之手,而是這個馬丁自己製作的東西。

是以,哪怕簽上姓名會對普通巫師擁有非常可怕的製約力,但瑪卡卻能輕而易舉地用混淆咒騙過詛咒,隨意簽個假名上去。

而直至最後一刻,海爾波都始終冇有出現。

很難得的,等不到這卑鄙的傢夥成了瑪卡所期盼的事情——至少在他將所有所謂的“學徒”和“信徒”都一網打儘之前,海爾波一直不出現纔是最好的。

散會前,那馬丁這才鄭重其事地提醒道:

“下一次集會的時間,將會用與今日有所不同的方式另外通知……而在此期間,記得為老師尋找更多、更可靠的信徒!完成這一步儀式之後,你們將會體會到這項魔法儀式的真正奧妙,但這後續的儀式步驟,可就不會像今天這樣能夠免費取得了!”

隨著馬丁的這番話說完,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是真的聽了進去的。

不過想來,隻要這些男女巫師冇能在下一次集會前解除馬丁對他們的掌控,那他們也隻能乖乖聽從這傢夥的命令了。

見一眾巫師都開始陸續離開這間地下教堂,瑪卡左右看了看,正想也跟著往外走。

接下來,就該讓盧平、小天狼星等人都忙活一下,去分頭查探今日參加集會的這些巫師的身份了。

可就當瑪卡跟隨人群,走到那通往地麵的階梯前時,他卻留意到有一名巫師並冇有隨同其他人一起離開,到現在都還默默地坐在教堂裡的禱告長椅上。

略一蹙眉,瑪卡立刻走進階梯通道,卻見他在人堆裡微微一晃,轉眼間便在所有人都冇察覺的情況下悄然隱去了身形。

而後,他才重新返身回到了教堂內,並隨意挑了個靠中間過道的禱告椅坐了下去。

那個留下來的傢夥是誰?又是為什麼要留下來?

就今日集會的種種情況,瑪卡突然間就覺得,接下來他說不定還能在這裡看到一場好戲上演。

老鐵先定個小目標記住新八一中文網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