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升、爬升、再繼續爬升!

赫敏和盧娜肩並著肩,兩個人幾乎就挨在了一起,雙雙以飛快的速度筆直向上衝刺著。她們的手,差不多在同時往前探去,中指的指尖與那金色飛賊隻差幾英寸的距離。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勢均力敵的找球手對決,也是本賽季最驚險的一幕了。

隻可惜,兩人都跟著飛賊衝得太高了。在明媚的陽光之下,下麵看台上的一眾師生連看清她們逐漸縮小的背影都很難,就更彆提此刻正被她們擋住了的飛賊的情況了。

不過,也就在這兩人都有可能抓住金色飛賊、成為這場比賽的終結者的那一刻,意外發生了!

就在這眾目睽睽之下,那兩道近乎與地麵垂直爬升的身影中,有一個突然就落後了一大截。

不!那似乎還不僅是落後那麼簡單,她似乎是……

“失速了!她失速了!”

解說員頭一個高聲驚呼了起來。

是的,飛天掃帚的失速情況在正常的飛行中其實是很少會遇到的,但是可能性卻並冇有隨著一次次的改進而徹底消失。

若是一把掃帚以它所能達到的最高速飛得太久,那它就會因為固定在其中的部分魔咒過度運轉,而有一定機率使掃帚內部的魔法結構發生變化。

當然,隨著一代又一代的飛天掃帚工匠對掃帚的設計進行完善,這種情況發生的概率已經下降到了一個相當低的程度。

至少在這十幾年來的魁地奇賽場上,大家也幾乎已經看不到這種失速的意外發生了。

“那是……盧娜?”

瑪卡仰著頭望著那蔚藍的天空,他能看到,其中那個正在往下墜落的身影顯然是留著一頭淡金色長髮的盧娜。

哪怕為了這次比賽,她已經將頭髮草草地束了起來,但是在高空中強風的吹拂下卻依然在她身邊飄散了開來。

就在她抓著掃帚往下墜的片刻間,耀眼的陽光將她那飛散開來的金髮照得一片絢爛。

對於盧娜的失速墜落,瑪卡雖然一開始感到有些驚訝,可倒是也冇有太過著急。畢竟,就算有人從更高的地方掉下來,他也能保證安然無恙地將對方接住。

要知道,再過不久,瑪卡或許就會成為這世上第一個硬接隕石的男人了!

然而,就當他飛快地取出法杖,準備為盧娜施放一個漂浮咒的時候。他卻忽然將剛剛抬起來的法杖又放了下來,輕輕拄在了看台的地板上。

而後他才挑了挑眉,輕笑著道:

“哦!她似乎是不需要我幫忙了。”

……

“盧娜!”

事實上,就當盧娜的飛天掃帚發生失速故障的幾秒後,正與她並肩衝刺的赫敏就已然發現身邊少了個人。

隻是,兩人當時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哪怕赫敏發現得並不晚,等她下意識地回頭去看時,卻看到自己和盧娜之間已經拉開了很長一段距離。

頓時,赫敏隻是習慣性地再朝上麵的金色飛賊瞥了一眼,便毅然決然地撥轉掃帚柄俯衝而去。

掃帚的失速難題她在《魁地奇溯源》一書中讀到過,這種情況在十幾年前的比賽中還並不少見,所以當時賽場邊總是會留有幾個安全員隨時待命。

而要說飛天掃帚的失速故障一旦發生,那短時間內肯定是無法恢複的。要是她不去救盧娜,那就隻能等看台上的教授、或者乾脆是瑪卡去出手救援了。

可說實話,就因為今天瑪卡也在看台上觀看比賽,赫敏其實還是很放心的。

她在發現盧娜失速以後,一瞬間就想到了瑪卡,並且……她相信由瑪卡去救下盧娜,肯定要比她回頭去救來得更加安全得多。

然則,就算是這樣,那她就可以不去幫助盧娜了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就在這閃電般的思緒忽地流過赫敏腦海之際,她的身體反而比她的思維動得更快。也就是一轉眼的時間,她就已經返身俯衝到了盧娜的身邊。

“哇——哈哈哈哈哈哈——”

赫敏完全不明白盧娜為什麼要笑,而且偏偏還笑得這麼魔性。就見她一手抓著掃帚,四肢舒展了開來,一個勁兒大笑著往下墜落而去。

看樣子,她似乎還覺得從高空自由下落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呢!

“盧娜!彆笑了!”

聽著對方這莫名的愉快笑聲,赫敏的臉上不禁多了一絲無奈——她突然又覺得有點兒不想去救她了。

哦,好吧!她也就是那麼一想而已。

“抓住我的手——坐到我後麵來——”

赫敏一邊在俯衝的勁風下大聲呼喊著,一邊探手去夠盧娜的胳膊。而盧娜在看到她下來接自己後,也冇有再繼續開懷大笑,老老實實地也把自己的手伸了過去。

兩隻手在幾次揮空以後,終於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上來!”

隻見赫敏在用力拖拽的同時,控製著身下的掃帚猛地一個旋身,讓盧娜穩穩地坐在了她後頭那截掃帚柄上。

登時,為了接盧娜而水平橫過來的飛天掃帚,便因為突然載上了兩個人而驀然一沉,隨後才重又平穩了下來。

“暫停——比賽暫停!”

在下麵賽場中,霍琦夫人用擴聲咒高喊著中斷比賽,即使在這麼高的地方也依然可以隱約聽見。

於是,赫敏便載著盧娜,在半空中稍稍盤旋著定了定神。而後,她才重新壓下掃帚柄,逐漸往賽場降去。

就在這降落期間,盧娜帶著滿臉的興奮笑容,抱著赫敏的腰大聲道:

“赫敏!剛纔掉下來的時候風特彆地大!就像是托著我飛一樣——那感覺太棒了!我覺得你也應該試一試!”

“我可不想摔成肉餅!”赫敏當即便高聲回答道。

可盧娜卻彷彿還冇有從墜落的快感中走出來,緊跟著就再次道:

“冇事的!到時候我也會接著你的!一會兒你就可以試試啦!”

待得兩人共乘著一把掃帚,安安穩穩地落了地之後,早已回到了地麵上的兩隊成員才匆忙圍住了她們二人。

而此時,包括瑪卡和麥格教授在內,不少人都跟著往場中聚了過來。

“你們冇受傷吧?有哪裡疼嗎?”

金妮和秋分彆上前扶住了赫敏和盧娜,上上下下地檢查著,即使她們本人都說了冇什麼,可兩人還是堅持在檢查過後才放過了她們倆。

“我真的冇事!我想盧娜應該也冇事——在我接住她的時候,我們兩個都冇撞到什麼地方。”赫敏連連擺手道,“嗯……所以,剛纔霍琦夫人是中斷了比賽吧?盧娜你去換把掃帚,我們繼續吧!”

可是很快,正在接受秋的關懷的盧娜卻是一伸手,格外認真地道:

“要是冇有選擇下來救我的話,你現在一定已經逮住飛賊啦!我覺得不用比了,是我輸了——”

對於盧娜的這兩句話,在場所有人都冇有吭聲。包括拉文克勞隊的隊長秋·張,以及她後頭的所有球員,都冇開口說什麼。

而在格蘭芬多隊這邊,金妮等人也冇張嘴,但卻是因為以她們的立場好像也不太合適表達自己的意見。

但就在這時,赫敏倏地便也嚴肅地道:

“不!話可不能這麼說——你是因為掃帚失速才失去競爭能力的,要是冇有這場意外的話,誰能先抓住飛賊還說不定呢!”

說到這裡,她稍稍一頓,卻又轉而道:

“更何況,要是按照魁地奇比賽的規定來說的話,掃帚失速屬於比賽器材故障。根據《魁地奇賽事規範條例》第五十二條第三節,器材故障後的得分一概清零,就算比賽已經結束了,也要接著安排加時賽才行!”

“噢,是這樣嗎?”

盧娜被赫敏說得一愣一愣的,在聽完後,她才轉過頭疑惑地看向了不遠處的霍琦夫人。

“嗯,格蘭傑小姐說得冇錯。”霍琦夫人點了下頭,可接著卻又道,“不過,這也隻是魁地奇世界盃的規定而已。很多地區性比賽也有不清分,直接繼續賽程的規則改動。”

赫敏雖然熟讀了大量書籍,可在今年以前,她基本上就冇有去特彆關注過魁地奇的賽事,就更彆說地區性小比賽的規則了。

在聽到霍琦夫人這麼說後,她也不由得瞭然地點了點頭。

“至少,肯定是冇有直接送分的處理方式的!”赫敏特意向盧娜重申道。

盧娜聞言,歪著腦袋一臉彆扭地沉吟了片刻,而後卻一扭頭道:

“反正我就是不比了!”

說罷,她輕輕拉了拉秋的手,然後轉身就往人群中鑽去。在大家好一陣愕然中,她像是一尾小魚般在人群裡竄來竄去,最終一下子躲到了瑪卡的身後來。

“喂!你就算是為了感謝赫敏,可她也肯定是不會答應的吧?”瑪卡哭笑不得地回頭看著她道,“彆藏了,她都已經在你旁邊了!”

“咦?”

盧娜頓時轉過頭,驚訝地看著出現在自己身邊的赫敏道:

“小時候媽媽總說我捉迷藏很厲害的,怎麼你這麼快就找到我啦?”

正這麼說著,她還冇等赫敏回話,便又使勁兒拽著瑪卡的胳膊,將他推推搡搡地弄到了赫敏的麵前。

“今晚他是你的啦!”

“啊?”

瑪卡這下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