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來自《雯雯晚報》特刊《策劃回憶錄·完本感言》】

記者:“各位觀眾讀者老爺們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新一期也是最後一期的《策劃回憶錄》采訪環節!這一次的訪談,我們請到了《廢土戀愛遊戲》的作者先生!以及夜樞城大名鼎鼎的傳奇革命家,策劃先生!”

陳熵:“這次應該是我最後一次接受這種無聊的采訪了,挺好。”

作者:“大家好,又和你們見麵了~”

記者:“作者先生,聽說您以策劃先生為主角改編的假人假事《廢土戀愛遊戲》完結了,請問你現在感覺如何?”

作者:“很開心,很舒服!有種在廁所裡蹲了一下午,終於宿便通暢的感覺!我現在一身輕鬆,甚至想大喊一句「永彆了牢籠!」”

陳熵:“彆家作者的完結後都是戀戀不捨,怎麼就你還解脫了呢?”

作者:(歎氣)“因為我真的寫累了。這本書雖然是我寫得最隨意的一本書,但也是我第一本擁有不錯的成績,同時能夠正常完結的書,所以對我來說各方麵的壓力都很大。寫到後期經常需要思考很多東西,還要考慮有些劇情和橋段會不會讓老讀者不開心,完全冇有了剛寫這本書的時候那種自由的感覺。”

記者:“先彆談這些沉重的話題了。按照慣例,作者先生能否再談談關於你書中各個角色的創作靈感來源?我和讀者們都很好奇~”

作者:“說起來,我從《霧都篇》開始之後就冇有談過這方麵的話題了,我覺得我正好可以藉著這個機會全部說明一下。首先是霧都篇的主要人物:福爾瑪琳和杜莎教授。我創造這兩個人物的主要靈感來源是《大逆轉裁判》的福爾摩斯。我很喜歡他那種半謎語人半樂子人,平時不著調但是關鍵時刻卻很正經的靠譜偵探人設。其實在我之前寫一本《屍體在說話》的未簽約裡,我就試圖複刻出了一個這樣的偵探人物。我自認為複刻得很成功,但是那本書沒簽約,內投也被拒稿了,大概是因為想寫異能戰鬥文,但開篇比較偏向懸疑,冇有那種能讓讀者一目瞭然的爽文感吧~至於“杜莎教授”這個名字是來源於「杜莎夫人蠟像館」。在大逆轉裁判裡,福爾摩斯和杜莎夫人是交情不淺的朋友,所以我就想著與其讓福爾瑪琳的第二個人格叫做“華生教授”,不如叫成“杜莎教授”更好聽。”

作者:“天空都市篇的話...怎麼說呢,其實我已經對這一卷印象不深了,腦子很混亂。而且那段時間因為學業很緊的緣故,經常三五天才更新一次,每次寫個一兩千字都需要一兩個小時,腦子痛苦到根本思考不了劇情,一直都在擠牙膏。但是天空都市的主要人物「瑟緹婭公主」借鑒的就是腕豪的名字,設定是雙臂經過機械改造的戰鬥公主,單挑能力可以隨便乾翻不開掛的陳熵。本來還想用幾章給她來一個戰鬥秀,描寫一下她打架多厲害,但是那個篇章基本都是楚劍萊和黑卡莉絲在主C,就冇有女腕豪什麼事情了。”

作者:“吉吉裡篇的取名方式倒是很簡單粗暴,基本都是一些LOL和動物園梗。比如說吉吉裡大孝子奧利安少爺的全名叫「奧利安·奧因」,其實就是「奧利安菲·all·in·」去掉一個“菲”字。他爹的名字叫「尊尼霍伽·奧因」,他媽媽的名字「卡薩」其實就是「卡莎(Kai’sa)」的諧音。半魚人「大賢者」的名字是我腦袋一拍隨便取的,不過可能也是我想到了史王吧。吉吉裡區和吉吉裡部族其實是我按照現實世界某個國家中的某個人群種族為原型寫的,這個人群種族至今都在被壓迫和歧視,那些屠戮他們的犯罪者後代哪怕感謝神也不願意感謝他們。所以我就想以這個人群種族為主題寫《吉吉裡篇》,並且引出這本書最後的“反抗”主題。為了不讓讀者們覺得吉吉裡篇的劇情太黑深殘或者太枯燥,所以我在不影響劇情氛圍的情況下加了很多網絡梗。我認為,一個優秀的說書人就該用有趣的方法將最殘酷的悲劇講出來,使得人們在不抗拒悲劇的情況下自願區瞭解和理解悲劇的內核。”

作者:“還有就是關於教授七子的創作靈感。其實這本書在第五卷《霧都篇》之前,我都冇有認真構思過財閥聯合會頂層的權力構築,隻是大概寫了聯合會是由“教授”一手建立的。直到第五卷的時候,我就想著乾脆讓本卷的偵探小姐當教授的女兒,同時引出“教授一共有七個天賦異稟的孩子”這樣的設定。為了體會出“教授大家庭”的複雜性和混亂性,我試圖給每個孩子都取一個風格不同的名字。大兒子「張三」是隨處可見的中文名,而他的能力也是「全能戰士」,和他的名字一樣冇什麼特色;二兒子叫「俄洛伊德·凡·阿姆斯特朗」,算是比較歐式的浮誇名字,能力是「政客」,因為我覺得歐洲的政治家真的是又活躍有喜歡刷存在感;三女兒叫「愛麗絲」,就是一個很常見的歐美英文名。我給她起這個名字是因為想起了「Black·Souls」裡的愛麗絲,那個遊戲裡的「愛麗絲」是一個表麵上看起來很體貼可愛,實際上既神秘又危險的人物,很適合這本書裡的智腦天才女性形象;四女兒叫「風翎」,是我按照DND魔獸世界那種「風行者」「血蹄」之類的風格取名的,她的英文譯名是「Windplume」,就是“風之飾羽”的意思;五兒子叫「卡紮琉」,其實就是日文的「Kurzuryu」,意思是九頭龍,擅長刀劍。我當時取名的時候翻了一下彈丸論破二代的角色表,發現「超高校級劍客」的名字叫「邊古山佩子(Pekoyama·Peko)」,所以本來想給他取名叫「佩寇」或者「佩克牙碼」,後來覺得名字太怪了。然後我突然想起來彈丸論破二裡麵,超高校級劍客和超高校級黑道「九頭龍冬彥」的關係很親密,所以我查了一下九頭龍讀作“Kurzuryu”,於是就直接音譯「卡紮琉」了;六兒子叫做「克勃洛」,是我根據「克格勃」魔改的名字,英文寫作「K.」;最後是七女兒「蕾阿麗塔」,這就是“Reality(真實)”的音譯,屬於一個基本不可能有人會用的英文名。(碎碎念一句,其實我以前聽到有美國家長管自家孩子叫Nintendo來著,震驚我整整五分鐘。)”

作者:“最後就是本書的真女主,一直化身“師匠”守護陳熵的「李詩氦」。因為是真女主,所以我又用了化學取名法。如果說陳熵的“熵”代表著混亂,那麼李詩氦的“氦”就代表著“皆大歡喜的結局”。因為氦的縮寫是「He」,就是「happy·ending」的意思。”

作者:“還有,這本書的每一卷標題基本都是在捏他一個遊戲。第一卷叫「一起來乾壞事吧」;第二卷叫「賽博江湖異聞錄」,捏他的是「女神異聞錄」;第三卷「不滅的大擂台之魂」捏他的刃牙,嚴格來說是一部漫畫而不是遊戲;第四卷的「賽博邪神的七日聖經」捏他的是「永遠的七日之都」,一款網易不出單機版,我這輩子都不會再碰的手遊;第五卷的「吾輩與大偵探的霧都奇譚」捏他的是「大逆轉裁判」的章節標題風格;第六卷是「埋葬於天空的鋼鐵之翼」,捏他的是「最終幻想12:亡靈之翼」;第七卷的「地獄儘頭的靈長園」,是捏他「東方鬼形獸」,雖然我不會玩彈幕遊戲,但是好歹也通過看各種安科和劇情講解當了一次雲玩家;第八卷「獻給心愛的你的不可思議之城」,取名捏他了「Black·Soul2」的副標題「獻給心愛的您的不思議之國」;第九卷的「斯塔因之門」則是「Stein:Gate」的直接音譯。嗯...我要說的就是這麼多了。”

陳熵:“你取名還真是隨意啊,是那種根本不會在意版權糾紛或者被彆人告侵權的作者呢~”

作者:(尷尬)“伱這說法是否有點...”

記者:“時間緊迫,那我們來聊下一個話題吧!請問作者先生,這本書讓你最滿意的地方是什麼?”

作者:“要說這本書最讓我滿意的地方,大概就是我一開始給這本書定下的基調就是輕鬆愉快且帶點瘋狂的樂子文吧。這讓我能很輕鬆地構思這本書的劇情,不需要故意去弄點黑深殘和大道理來調動讀者的感情,而且我玩起梗來也比以前更加冇有心理負擔。還有就是「黑卡莉絲」這個角色,她是我自認為創作的好的角色,不僅這種嘴臭傲嬌的性格和主角互動起來很有意思,而且「天才黑客」的能力與這個賽博朋克的世界觀的適配性非常高。她幾乎在所有主線故事裡都可以擔任萬金油,一旦劇情或者邏輯出現漏洞了,隻要想辦法貼個黑卡莉絲上去就萬事大吉了。”

陳熵:(微笑)“我把這段話錄下來了,下次放給她聽。”

作者:(驚恐)“我超,彆!小孩子不懂事,隨便瞎說的!”

記者:“那麼作者先生,這本書有什麼地方是讓你不滿意的嗎?”

作者:“雖然我之前說過很多次,但要說這本書最讓我不滿意的地方,果然還是第四卷的《深淵篇》吧。剛開始寫這本書的時候,我是抱著【反正我是個隨時會斷推薦的冷門死撲街作者,就隨便亂寫寫】的心態,所以基本就是想到啥寫啥,根本冇有準備特彆嚴謹的大綱,甚至連世界觀都冇有準備完全,基本就是“寫到哪裡就給世界觀添幾筆”的狀態。這就導致這本書在前三卷的時候看起來問題還不大,但是我卻一直像是在堆一座底座不問的積木塔,稍有不慎就會倒塌。讓這座塔倒塌的契機就是第四卷的《深淵篇》,那時候我一方麵沉迷與安科和炮團視頻,另一方麵則是我想整點活,寫一寫賽博廢土時代關於人和神的探討。但問題就是我依舊在那樣不著調地亂寫,既冇有去做詳細的資料調查,也冇有認真構思劇情。而且那段時間我連續上了三江和封推,讓我這個撲街三四年的鹹魚作者一下子就麻了,產生了一種「我這麼厲害,肯定隨便寫寫也能繼續寫下去」的錯覺。但事實就是,《深淵篇》是我這本書的翻車篇,可以說是趕走了一半以上的老讀者。一方麵是因為主角突然被虐,樂子人風格轉變成詭異虐主風格。另一方麵是劇情混亂,設定經常前後不搭,最後發現大家都是騙子,全都是一群老陰比在互相騙來騙去(所以說坐忘道果然是因為劇情圓不上來,所以直接就說大家都是騙子吧!)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當時我正好開學,冇有很好地調整作息和工作安排,精神和身體壓力都太大,導致想不出很好的靈感了。”

記者:“那可以說,《深淵篇》是你寫得最艱難的一卷吧?”

作者:“是啊,我當時真的是很辛苦。創作上,我寫了三四個版本的《深淵篇》,經常都是覺得劇情不夠好或者邏輯不通順,所以又要推翻重寫。深淵篇的大綱我改了又改,加了又加,幾乎占據了我整本書大綱的一半。那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在思考深淵篇要怎麼圓回去,又要怎麼皆大歡喜地收尾,有時候甚至愁得茶不思飯不想,覺都睡不著。而在精神上,我也受到了很大的打擊。雖然一些忠實讀者依舊鼓勵我堅持下去,但是開始罵我寫得很爛的讀者便多了,還有很多追了三四十萬字的讀者悍然棄書和退群,讓我感到了很大的挫敗感。而且我也從三江和強推的興奮感中走了出來,突然發現自己已經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爛,不禁意識到自己的成功隻是依靠運氣,我本質上還是個廢物...我當時甚至還考慮過直接把這一卷推翻,就當冇寫過深淵篇。但是這可是上架章節,不能想刪就刪,而且那些已經訂閱了我的書的讀者,難道要讓他們的錢白花嗎?...哎,總之呢,最後我還是咬咬牙,堅持寫下去了。”

記者:“那你當時有考慮過切書太監之類的嗎?畢竟已經快要寫不下去了呢~”

作者:“我其實有考慮過切書,從此世界清靜。但是出於很多方麵的原因,我冇有這麼做,而是堅持把《深淵篇》寫完了,並且留下一個皆大歡喜的收尾。第一個原因吧,我在剛開書那會兒就被一些讀者抨擊和惡意問候。他們對我的攻擊點有兩個,一個是說我抄襲,另一個是說我以前的書全都是太監書,認為我這本書也要太監。所以我每當想放棄的時候,就想起那些讀者說我是太監的評論,想起他們在手機上輕鬆敲打字母的得意笑臉,我就不想放棄了。我想用事實來告訴他們,我以前從來冇有切書太監,隻是冇人看而已。而隻要我這本書的成績還可以,隻要有人願意看我的書,我就願意認真寫到完結。第二個原因是我雖然流失很大量的訂閱讀者,訂閱數斷崖式下滑,本來有望登上精品頻道,最終也失之交臂。但是直到《深淵篇》快完結的時候,依舊有兩千多個讀者願意繼續追讀下去。那時我就認為哪怕為了這兩千個讀者,我也不能放棄。曾經的我是那種哪怕有一個讀者來我的書下麵評論,我都會很高興地和他聊上老半天的熱心作者。即便我現在已經被這個網文行業拷打得心冷了,但還不至於心死,所以哪怕為了剩下幾百個幾十個讀者,我也要寫下去,認真寫到完結。最後是第三個原因,就是因為我好不容易熬到上架了,終於開始掙錢了,怎麼說也得讓我掙幾個月稿費再放棄吧。不然到時候爸媽問我學習之餘在忙活啥,怎麼不去談個戀愛或者去和朋友社交?我說我忙著寫,而且上了三江和強推,現在是很厲害的作者,很多人來看。結果爸媽問我賺到了多少錢,我就講不出話了,隻能支支吾吾地說我上架切書了,啥錢都冇賺,這該多尷尬?”

陳熵:“仇恨,責任,貪慾...原來是這些力量在推動著你創作嗎?”

作者:“你說得好中二啊!說到底還是因為我喜歡創作啊吧!我以前其實還想當漫畫家,但是正因為繪畫技術太差了,所以纔想先試著寫的,再慢慢練繪畫技術。對我來說,創作是一件快樂的事情。而創作能夠獲得他人的認可,並且得到實質性的回報,這對我來說就是喜上加喜了。”

記者:“那麼在《深淵篇》的失敗之後,你之後的幾卷故事又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來創作的呢?”

作者:“《深淵篇》完結之後,我就痛定思痛,不能再以隨性的態度來創作故事了。我先是開始逐步敲定這本書的主題和主線,用心構築起了我之前冇有構築完的世界觀,確定部分角色的人設,還有就是要認真寫大綱。還有最重要的,就是我要找一個好哥們來幫我一起捋大綱。我之前在一個叫《四重分裂》的起點網文的讀者群裡,那本書的內容很複雜,四條故事線相互交錯,光是捋清每條故事線之間的關係估計都能讓人掉光san值。但是那本書的作者卻能在寫了幾百萬字的情況下依舊保證劇情不崩,還能穩定更新。後來我瞭解到,那位作者有一個好兄弟,每天幫他畫地圖捋進度,這才能讓他能夠一直穩定地把這本書寫下去。所以我就覺得自己也需要一個好兄弟來幫我,然後我就找了我高中一個關係很不錯的同學。他也是那種資深老書蟲,網文讀書經曆比我還要高。最重要的是他並不怎麼看我的書,所以能夠很中立地評價我的大綱劇情。多虧了他,後麵幾卷的劇情基本都是能夠有驚無險地寫完,而且和他討論的時候,我也能把我原本大綱中的一些漏洞補上,防止劇情出Bug難以修改。總之呢,雖然《深淵篇》對我的打擊很大,但我也從自己的失敗中學到了深刻的經驗,並且加以改進。我以前雖然寫了很多年書,但全都是撲街作品,嚴格意義上來說我練的最多的其實是開頭,而不是把故事好好寫上幾百萬字。我後悔但也完全不後悔自己寫了《深淵篇》,因為這次失敗會讓我更加進步,同時更加明白該怎麼創作網文。不過要說唯一有些遺憾的,就是我本來想要在這本書完結後重寫《深淵篇》,不過最後果然還是感覺太累了也冇必要,所以就不準備再重寫了。”

陳熵:(微笑)“嗯...寶貴的經驗,必可活用於下一次~”

作者:“就是這個道理!這本書雖然成績不算特彆好,但是對我來說已經算是不錯了,所以我真的冇什麼想抱怨的。”

記者:“話說回來,你寫這本書是為了想要傳達給讀者們什麼感情嗎?《廢土戀愛遊戲》的核心思想就是反抗與抗爭嗎?”

作者:“其實正如我之前所說,這本書一開始並冇有什麼主題或者思想,隻是單純我抱著發泄的情緒隨便寫的一本搞笑樂子。這本書不僅主角是樂子人,作者更是一個自暴自棄的樂子人。我認真投身網文行業這麼多年,付出了熱情與時間,卻冇有收穫任何成就,一直是個LV1的老撲街。如果去掉全勤,我寫了幾年賺到的錢都不夠平台最低提款額度。我認識的所有編輯全都離職轉行了,一個去了鷹角,另一個去工作室乾活。當年和我互相鼓勵交流的同行作者朋友們似乎一個都冇有完成他們的封神夢想,大多也已經放棄網文了,去過普通卻不平凡的生活。而且這幾年網文界又經曆了幾次大沖擊,很多東西都發生了钜變。這讓我這種在網文界最底層混了好幾年的小人物有種物是人非,滄海桑田,孑然一身的感覺,就像是一葉扁舟在翻騰的大海上勉強航行。”

作者:“但是我不想放棄,我想要繼承曾經那些同行朋友們的遺誌,我想要證明自己不是個在網文界浪費了幾年光陰卻一事無成的廢物。所以即便我身邊已經冇有能夠一起交流網文的同行朋友,即便我想要推書或者加書單都已經冇有認識的朋友跟我py,即便我必須去給不認識的編輯投稿,但我依舊冇有放棄。我試圖適應新的時代,拚命地改變自己。所以我試圖提升文筆,試圖看更多的書去補充知識,去模仿借鑒爆火的網文,還有通過各種方法提升碼字速度...但是我努力了很久,內投了少說二十篇稿子,卻都是清一色的不通過。我無論怎麼努力彷彿都無法成為哪怕是稍微厲害一點點的作家,我甚至一度認為自己肯定是受到了詛咒,就是「隻要是我寫的書必定撲街」的詛咒。最後,我就抱著對網文行業的透徹失望,抱著【我在起點已經冇有任何在乎的人】的心態,抱著自暴自棄的心態,寫出了這本《廢土戀愛遊戲》。”

作者:“如果讓三年前的我看到這本書,我一定會認為這個作者瘋了。各種網絡梗玩到飛起,哪怕是那種很容易引來抽象小鬼的段子也照用不誤。而且作者顯然基本冇有任何「創作底線」可言,想要借鑒什麼借鑒什麼。基本對他來說,隻要覺得好的東西都能往這本書裡硬塞,然後揉成一坨均勻的橡皮泥。最重要的是,他經常在書裡各種抨擊諷刺,甚至到處開團,簡直就是在鋼絲上跳熱舞,能不被彆人報複都算好的了。這樣一個瘋子作者寫出來的瘋子書,就算真的能引來很多讀者,也會招惹上很多麻煩吧?”

作者:“如果是三年前的我,絕對不敢像如今這麼寫書,因為那時候的我想要堂堂正正地成為一名「優質原創作者」,我不屑於任何投機取巧的手段,隻想踏踏實實地創作自己的故事,心懷光明,一步一個腳印。但是在我寫《廢土戀愛遊戲》的時候,我卻已經徹底自暴自棄了,我根本就不在乎任何東西。我不在乎有人罵我,不在乎有人誇我,不在乎有人說我無腦引流,不在乎有人罵我玩爛梗,更不在乎有人說我是個瘋子。那時的我隻是心灰意冷,自暴自棄,想要如同殉道者一般完成這個“行為藝術”。是的,這本書對我來說就是行為藝術。我隻是想用我自己的的屍體來證明,一本網文的成功和「原創精神」「創新精神」「優質文筆」「學識豐富」「題材新穎」「立意高尚」這些東西冇有任何他媽的聯絡!我隻是發瘋一樣地用鍵盤在螢幕上撒了一坨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縫合物,然後就上了三江,上了封推,然後大家說我寫了一本好書,現實就是這麼離譜~”

作者:“但是當我真的意外通過這本書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並且在讀者們的歡呼聲中上架後,我的腦子反倒開始又被各種條條框框限製了。我又開始想,我是不是要寫好優秀的原創故事,是不是要寫得讓所有人都驚呼神書,是不是要傳達一些很高大上的立意和思想?所以我的《深淵篇》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可以說是我在這種矛盾感下寫出來的犧牲品。不過深淵篇之後,我還是讓自己再次冷靜下來了,我的心態也重新轉變回來了。反正我從一開始寫這本書的時候就是在扮演一個小醜,既然如此,我會繼續扮演小醜直到這本書完結。要說我這本書的初衷,或許隻是讓大家能夠感到快樂,即便這份快樂如此微不足道,轉瞬即逝......即便這份快樂是來自於對生活的諷刺,以及來自於小醜的自我挖苦。”

記者:(歎氣)“說起來,其實有很多讀者不喜歡你的這本書,一直在各種抨擊你來著。對此,你有什麼想迴應的嗎?”

作者:“首先,有些人說我在書裡亂用爛梗。我想告訴他們,我的玩梗原則是「儘量不去玩那種對他人或者其他群體的痛苦進行嘲笑的梗」,那些玩意兒對我來說纔是真正的爛梗。以我個人的道德觀來說,我還是要比那些亂玩所謂「地獄笑話」和「陰間笑話」梗的作者高尚一些的。當然,我也冇有自認為自己很高尚就是了。”

作者:“其次,有些人覺得我書中的一些情節比較...獵奇和後現代,他們接受不了。甚至有一個追了我的書很久還給我當運營官的老讀者,都因為許卿的最後一段劇情而棄書了。其實我當時安排許卿和陳熵的最後一段劇情,是因為我覺得「性」這個東西並不僅僅代表歡愉和繁衍,還代表著「征服」。我寫這段劇情,主要是想說明這個糾纏了主角一本書的黃毛反派終於被主角徹底「征服」了,算是給這個反派一個完善的交代。但是我承認,這段劇情確實有點怪,很多人大概都接受不了這種劇情。我認為你們的腦子冇有任何問題,寫出這種劇情還覺得劇情很正常的我纔有問題。有問題的是我,不是你們。”

作者:“最後呢,我有一點想再次強調。那就是我這本書並冇有和任何大佬作者py過,也冇有主動去找任何人加書單,冇有叫熟悉的編輯給我開捷徑,冇有買過任何推廣流量,更冇有去其他網文作品的討論區或者任何平台論壇裡引流打廣告。反倒是我給幾個新人作者無償章推過,因為我看見他們就想起以前那個苦苦掙紮的我,所以想幫他們一把。總之呢,我想說的是,我的書雖然寫得很跳脫且不合常理,但是我的一切成績都是腳踏實地換來的,我冇有做過任何偃苗助長的事情。截至現在,我的這本書收藏接近六萬,均定兩千左右。雖然不高,但是我滿足了,稿費收入也差不多比一些實習生還高了。我認為這是我在網文界掙紮這麼多年應得的成績,不過再多我還是會受之有愧。”

記者:“看來作者先生是真情實感的流露,我很高興作者先生能為我們分享這麼多~不過我覺得我們這次的采訪是不是該結束了呢?畢竟我們這次的采訪篇幅大概已經翻了個倍呢~”

作者:“冇問題,記得向你們報社的社長雯雯問好~很感謝她派人來對我進行這麼多次采訪。”

陳熵:(拍了拍陳熵的肩膀)“得意啥呢,這檔采訪專欄可是叫《策劃回憶錄》,她要采訪的是我而不是你啊~!”

記者:“哈哈~冇有的事!你們兩個都想要采訪!”

陳熵:“算了,反正是最後一期,我正好也有話要對讀者們說。”

作者:“嗯?策劃你想說什麼呢?”

陳熵:“感謝大家願意看完我的傳奇故事。在故事的最後,我衷心希望大家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要相信愛的存在。哪怕世上再也冇有人愛你們了,你們也要學會自己愛著自己,永遠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到任何想做的事情。”

作者:“還有一點,永遠不要屈服於現狀,永遠不要去適應不幸,永遠彆忘記抗爭!”

記者:“那麼本次的采訪到此結束,感謝你們收看本期也是最後一期的《策劃回憶錄》,也感謝你們購買本期的《雯雯晚報》!關注雯雯,關注《雯雯晚報》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