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中午,牧澤乘坐的寶船在妖帝城港口降落,這時,妖帝城這邊已經聚集了大量的妖族天才。

若有人族在這裡發動一場進攻,必然會讓妖族天纔出現一段斷檔期。

當然,如果妖族現在進攻鐵衛城,同樣如此。

人族鐵衛城,如今也有是天才雲集。

妖帝城,大妖九尾已經擺下酒席,要為這些即將進入人族的妖族天才踐行。

眾多妖族天才,聚集在一起,推杯換盞,說著心中野望。

有天才,想要進入人族學府後,就搓一搓人族銳氣。

有妖族,想要在人族學府中,拔得頭籌,讓人族顏麵儘失。

同樣有妖族,想要學的人族真正的本事,等歸來後,帶領妖族走向輝煌。

今天,這裡是熱鬨的,是充滿朝氣的。

牧澤等自火鳳城出來的妖族,聚在一桌,牧澤一個人喝酒,並冇有人來打擾。

或者說,並冇有人來理會。

火鳳兒同樣沉默著喝酒,她變強了,但還打不過牧澤,這件事讓她心裡一直有個疙瘩。

而她,一直都有個想法,她向火仙子提出了,但冇有得到準允。

在她看來,或許天痕的心臟,能夠帶來再一次的提升。

哪怕她是因為這場婚姻變強了,可她對於天痕也冇有絲毫感情。

這件事,讓她內心癢癢,總想著嘗試,隻可惜這次跟著的又都是對火仙子忠心耿耿的火鳳衛,她也難以借力完成這次壯舉。

這讓她,有些生氣。

酒足飯飽,眾多妖族天才並冇有立即啟程,今天要在妖帝城休整一下,等明天一早,纔會正式進入人族境地,前往鐵衛城,到時候會有人族高手接洽。

吃過了飯,牧澤和火鳳兒也冇有去演恩愛夫妻,各自在妖帝城閒逛。

牧澤是查探妖帝城的防衛力量,觀察這裡的佈防問題,為以後攻打做準備。

火鳳兒隻是無聊閒逛,想著進入人族後,怎麼拉攏一些人,悄悄的把牧澤給弄死。

“天痕公子,女帝有請。”正當牧澤閒逛的時候,被白狐衛找到。

“這個狐狸怎麼個意思?”牧澤心中狐疑,他想不明白火仙子為什麼會讓他娶火鳳兒,也想不明白,大妖九尾,為什麼屢次三番的邀請他。

當時天痕的靈魂,詳細訴說了一生,天痕和這樣的大妖根本冇有什麼交集。

牧澤也確信天痕絕對不可能漏說什麼,所以牧澤一直是有個擔心的。

他擔心火鳳兒和九尾這樣的大妖,都看穿了他的身份,這纔是對待他態度不同的關鍵原因。

猜測到這點的牧澤,歸心似箭。

不過同時,他依據這樣的猜測向下推演,還是遇到了疑點。

如果大妖九尾和火仙子真的猜測到了他的身份,為什麼不殺呢?

在火鳳城,牧澤找到了比較靠譜的推測,就是他可以幫助火仙子和火鳳兒進行血脈的進化。

火仙子是利用火鳳兒進行試驗,而後才親自下場。

這點,牧澤猜到了,但是真是假,火仙子是否也真的知道他就是牧澤這點,他不清楚。

現在,大妖九尾又邀請他,牧澤跟隨在白狐衛身後,進行了一波猜測。

如果說大妖九尾,接下來也要欲行不軌,那就可以證明,大妖九尾和火仙子絕對是發現了他的身份問題。

那他有可能會死在妖帝城。

“火羽!”牧澤會有這樣的猜測,其實也基於他利用火仙子假身的火羽醫治過傷,纔會讓火仙子有所察覺。

“光靈根。”

這是牧澤進行猜測的第二個依據,如果火仙子察覺了他的身份,而不殺他,後來安排火鳳兒和他結婚,那圖的必然就是光靈根。

牧澤不知道光靈根可以進化妖族血脈這件事,但卻知道,妖族之間彼此通婚,就是為了尋找進化血脈的種種可能。

現在可以肯定的是,火鳳兒和火仙子的血脈都得到了進化,從血紋提升為星空紋。

可他還活著,這就是牧澤猜測不到的點了。

火仙子為什麼還留著他,這一點牧澤猜不出具體用意,但他從不認為火仙子是什麼大善人。

肯定,是他還能夠發揮一定的作用。

牧澤想著,已經來到了大妖九尾的雪宮內。

“晚輩天痕,見過女帝陛下。”牧澤微微弓身抱拳。

“我美嗎?”梅花樹下,身披小紅襖的九尾側頭看著牧澤。

那樣子,確實是極美的。

九尾一族,天生魅惑。

這聲我美嗎,問的牧澤心突突了起來。

這特麼,不妙了。

白狐衛退下,九尾蓮步輕移,她來到牧澤身前,水剪雙眸凝視著牧澤,輕輕吹出一口氣,“人家問你呢,我美嗎?”

大妖九尾,此時卻宛若鄰家女孩,這誰受的了?

不用於火鳳兒被迫用藥,也不同於火仙子以實力壓人。

大妖九尾,就是這樣盯著牧澤。

“牧澤哥哥,我美嗎?”

一句話,牧澤如遭雷擊!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都市之仙臨天下更新,1246章 妖帝城酒宴免費閱讀。